香港警察已完全疯了,昨天35万人的游行,我身边就有5名小童,水炮车绝对可能造成儿童被践踏死亡,所以我一定会尽全力去令参议院0票反对通过人权法案。如果警方企图拘捕陈皓桓或任何昨天游行人士的,我都可以成为法庭的证人,我们昨天是想去高铁西九龙站的圆方溜冰场溜冰

昨天尖沙咀大游行,我带着装了一对花式溜冰鞋的Zuca箱,出发前我坐在箱上休息,箱上插上两面很大的美国国旗。四四方方英国旗袋的Zuca溜冰箱吸引了不少小朋友来我身边,毕竟学会溜冰是香港数万名小朋友在暑假前定下的目标,但可能真正学会的只有数千人,毕竟学溜冰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本来以为,有这麽多小朋友参加了,香港警察怎样也不会有激进的行为,但我绝对想不到在下午四点,水炮车竟然高速前进射水,前面上万示威者急速撤退。昨天35万人的游行,我身边就有5名小童,水炮车绝对可能造成儿童被践踏死亡,香港警察已完全疯了。“华盛顿邮报”今天报道了水炮车射清真寺,报道内容同24名民主派议员的声明接近。
我正在写一些信,我会以昨天警方的水炮车可能造成儿童被践踏死亡,水炮车蓝色催泪水射清真寺及和平人群甚至儿童为香港人权状况急剧恶化的证据,请求美国每位参议员都考虑成为法案的cosponsors。
昨天有3个小时我身边有极多的勇武派,我有时就坐在插着两面超大美国国旗的溜冰箱上休息看勇武派设置路障,或拖住溜冰箱慢慢走,让急速撤退的勇武派有更多的镇定。许多勇武派也不时看着两面超大,在风中飘扬的美国国旗,而在他们急速撤退时,我慢慢行在最後面,以防止後面防暴警察追上来想拘捕这些有full gear的上千人。我在想当防暴靠近我时,我可以撤了两面美国国旗放入Zuca箱中,再从Zuca箱中拿出花式溜冰鞋穿上,这可以暂缓一下防暴警察的急速推进,让勇武派可以走得更远。昨天游行的目的地是高铁西九龙站,西九龙站门口50米外就是圆方溜冰场,昨天我拖住装有花式溜冰鞋的Zuca箱,我当然可以对防暴警察说我想去西九龙站圆方溜冰场去溜冰,而圆方溜冰场的网页也显示,10月20日仍然开放,所以我反而可以指责防暴警察阻止了我去圆方溜冰场溜冰。如果警方企图拘捕民阵陈皓桓或任何一位昨天游行人士的,我都可以成为他们法庭的证人,我们昨天是想去圆方溜冰场去溜冰。信息中心在2月13日港府推出逃犯条例40分钟就发出新闻稿是全世界最早反对,新闻稿给200多家最知名的媒体。2月13日的新闻稿,我非常明确的说出,林郑及建制派绝对要去考虑香港的经济,民生,如果再折腾的,美国的制裁会非常快来到。新闻稿也指出了陈同佳的问题,绝对不是什麽很大且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香港同台湾之间,数十年来一直存在这问题,而几十年来不去修例,也从来没有民众强烈不满,但保安局的建议修例,会在香港引起了风暴。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说,跑到有死刑地方受审违反人性。他说,“港人杀港人、而且被告正在香港,香港为何不审判?这怎麽讲都讲不通”。徐国勇也说,香港没有死刑、台湾有死刑,被告可以接受香港审判,却要跑到有死刑的地方受审,“这违反人性”。徐国勇说,没有人会“自己把自己国人送到其他地方审判”,如果换成是台人在海外杀台人回到台湾,台湾一定自己审判。其实在写2月13日的新闻稿时,我已经在思考徐国勇今天说这些话的内容,我准备在2月14日的新闻稿再去提台湾可能有的行动,後来有其它事情去做没有写新闻稿了。
2019年10月21日 PM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