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门昨夜拉了70多人令我愤怒,我今早6点就去到高等法院拿到了反蒙面法司法覆核第一号旁听飞,我将一个“英国旗”袋的Zuca溜冰箱放在我的旁边,上午这几个钟头我就一直盯住4米远的周家明及林云浩的脸,而周及林每秒钟也看到这0.35平方米大的英国旗。我也很认真地听李志喜的每一句陈词

今天我本来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但屯门昨夜拉了70多人令我愤怒,我今早6点就去到高等法院,当时只有我一个人,我拿到了反蒙面法司法覆核的第一号旁听飞。上次我去高等法院7号庭时知道只有一个旁听位可以放法官可以看到的“箱”,所以我是第一个进去坐在那个位上。我将一个“英国旗”袋的Zuca溜冰箱放在我的旁边。上午这几个钟头我就一直盯住4米远的周家明及林云浩的脸,而林云浩同周家明每秒钟也看到这0.35平方米大的英国旗。
法庭摆满了文件,我也很认真地听资深大律师李志喜的每一句陈词,对一些重要的陈词,我就更加盯住周家明及林云浩的脸,看他们的每一个表情去分析及判断。上次开庭见到林云浩时,我就一直在观察林云浩的习惯动作。其实每个人包括法官,在思考一些重要事情时,总是会有习惯动作的,如用笔撩耳等等。
四个多月来,我许多次都同今天一样通宵没有睡觉,因为我要兼顾国际,中国,香港这叁个战场,但我曾因自己的理想两次坐牢,我极其清楚坐牢时那种度日如年的痛苦,所以无论怎样疲倦我都会去尽力。

2019年10月31日 PM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