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法“司法覆核”,今天我没有用笔,脑中记下的可以即时反驳政府大律师余若海之处就多过150处。审判完结後,16名助手在5楼大会议室围住余若海时全部都是满脸的肃静令我对结果有希望,李志喜,陈文敏,潘熙叁人的最後陈词,法官周家明及林云浩一直不停地记录及思考

昨天及今天,我注意力需极度集中地在高等法院听每一句说话,而今天16名助手在5楼大会议室围住余若海时全部都是满脸的肃静令我对结果有希望,而今天李志喜,陈文敏,潘熙叁人最後陈词时,法官周家明及林云浩一直不停地记录及思考,而审判完结後,16名助手在5楼大会议室围住余若海,没有一人有轻松的表情,这令我看到了希望。
今天下午中间休息时,我站近余若海团队会议室的门口看余若海翻动什麽文件,余若海看到我时已有顾忌。
我今天同昨天一样,都是拿到第一号旁听飞,我坐在昨天同样的座位上,摆上了同样的“英国旗”。
第一次去高等法院7号庭时,我知道只有一个旁听位可以放法官可以看到的“箱”,所以我昨天是第一个进去坐在那个位上。我将一个“英国旗”袋的Zuca溜冰箱放在我的旁边。昨天我就盯住4米远的周家明及林云浩的脸,而林云浩同周家明每秒钟也看到这0.35平方米大的英国旗。
今天我坐在昨天同样的座位上,林云浩同周家明每秒钟也看到这0.35平方米大的英国旗。不过今天我要高度集中地听余若海,李志喜,陈文敏,潘熙,林云浩,周家明的每一句说话,比较多地在思考怎样反驳余若海。今天我没有用笔,脑中记下的可以即时反驳余若海之处就多过150处。余若海刚说完可能只有3秒钟,我已想到了叁处可以反驳他。

2019年11月1日 PM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