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hkhkhk网站建站16年的任何文章及新闻稿的“我”都是指“卢四清”,而“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从1993年建立,一万多篇新闻稿100%都是卢四清独立调查及拟写发布,没有任何一篇不属於卢四清拟写。我记得2003年"芝加哥论坛报"在头版登出对我的专访後,奥巴马曾经给我写过信。对国际战线我熟过香港年轻人

美国参议院至今天cosponsors已增加到36人。我记得2003年"芝加哥论坛报"在头版用近半版的篇幅登出了对我的专访,当时许多美国政治家都很惊奇,因为"芝加哥论坛报"是美国主流大报,而头版是用来登重要新闻的版面,去登一个香港年轻人的“故事”令许多人惊奇。後来我也收到过一些美国参议员,众议员及其它政治家的信,对我在香港的工作高度赞扬,这些人也包括奥巴马,2003年的奥巴马可能没有梦想到过他会成为美国总统。
同美国民主党的关系,我从1998年已开始,当时克林顿要访问中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记得1998年6月25日我有直接同克林顿身边一米远的人通电话,而从那时开始,我也开始熟悉“希拉莉·克林顿”。
“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在参议院正式投票的也至少会有96票赞成,所以通过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而去担心特朗普不会签署更是杞人忧天。
我自己认为,法案成为法律之後,最大的作用,最快的效果是“美国官方机构”可以合法调查侵犯人权的香港警察。
法案在特朗普签署之後,“美国官方机构”就可以正式介入,而一些调查拨款也会开始落实。
我昨天去高等法院听审蒙面法“司法覆核”,下午我进高等法院同出高等法院,都“巧遇”警察,对於这种在高等法院都要发生的事,我已有心理准备。我这种在国际,中国,香港叁条战线同时进行重要“战斗”的人,必然要面对极多的对手。
“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在特朗普签署之後,“美国官方机构”就可以合法调查不但是香港警察本人,也包括香港警察的配偶、父母、子女和兄弟姊妹的户口等资料,因为该警察可能将资产放在这些亲属的名下。
2019年11月2日 PM 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