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下午3点在维园,一灰衣人用普通话说“我是中国解放军”。一名防暴用普通话说:“你有军人证吗?你不配做军人”。後来另一防暴,将一个红色证件退还给灰衣人。10月1日清晨6点,在湾仔会展,40多名极可能是解放军或武警乔装的人从我身边经过,他们全部讲普通话,未带电话及银包,有一名50岁的“指挥者”

网上在流传一片段,11月2日下午3点在香港维园,一名灰衣人抽烟同军装防暴发生口角後,该灰衣人用普通话说“我是中国解放军”。一名40多岁的防暴警用普通话说:“你有军人证吗?你不配做军人!”後来有另一名警察,将一个红色证件交给灰衣人後,灰衣人离去。
红色证件可能是证明灰衣人是解放军的证件。而这名灰衣人已30多岁,应该是解放军军官,不是普通解放军士兵。
有网上言论说灰衣人向防暴警察行军人敬礼後离开,由此推断40多岁普通话很好的防暴警察同灰衣人两人都是解放军。
9月30日我通宵做极其重要的工作没有睡觉,10月1日早晨六点多去到湾仔会展升旗地点附近。我从天桥过时,有40多人结群穿过防暴警察向我这面走,全部是黑色衣。6点钟在这个极其重要的区域,人员极其稀少,防暴警察面对这40多聚集在一起的“黑衣人”不惊令我惊奇,我在想,今天怎麽这样多警察乔装“黑衣人”,清晨,6点已有40多人。
但我错了,这些人经过我时,他们讲普通话,且是清一色的小平头短发,每个人肌肉发达,他们没带银包及电话,有一个专人拿大袋,可能在保管全部人的证件。这些讲普通话的人步伐整齐,他们中有一个50多岁的“指挥者”,其它人对他非常尊敬。
这40多人极可能是解放军或武警乔装,而他们的乔装行动,香港警方高层应该知道。50岁的“指挥者”应该至少已是少将了,解放军少将在10月1日早晨6点亲自上阵,也显示习近平对10月1日香港的恐惧。
2019年11月5日 PM 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