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年轻人极难影响到特朗普,但我有可能。1998年开始报道的“中国民主党”令我同克林顿打交道,而2001年初布殊刚上任我穿牛仔裤见他。奥巴马曾经给我写过信,而我也同卡特有过长时间面对面的激辩,辩论1979年邓小平对中国人承诺的“大选”,但40年後的香港也无“大选”

香港年轻人极难影响到特朗普,而实际上,香港头版报道的故事,大部分特朗普可能没有看到。美国总统一天也只有24小时,他的团队只可能将最重要及同美国利益关系最密切的资讯准备给他。
1998年6月25日克林顿开始访问中国的当天,8964学生领袖王有才在浙江杭州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其後,最高峰时,全国一百万人公开声明自己是“中国民主党”成员,全国有3000多个“中国民主党”支部,连湖南省长沙的“湖南大学”,也成立了“中国民主党湖南大学筹委会”。
从6月25日至後来的几年,99%关於“中国民主党”的新闻都是卢四清,也就是这个“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发布的,当时几乎每天香港的大部分报纸都有引用信息中心新闻稿的新闻。
关於克林顿我不想去评论,但同克林顿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协商,冲突及交锋,令我对美国的政治及政治家有了许多的了解。
2001年初布殊刚上任时,我在美国国务院见到他,他当然是西服,而我穿牛仔裤。或许这就是我的天性,有许多重要的场合我都不一定会穿整齐的西服去刻意迎合重要人物。
2003年“芝加哥论坛报”在头版用近半版的篇幅登出了对我的专访,该报是美国主流大报,当时许多美国政治家都很惊奇,後来我收到过一些美国参议员,众议员及其它政治家的信,对我在香港的工作高度赞扬,这些人也包括奥巴马,不过2003年的奥巴马可能没有梦想到过他会成为美国总统。
2001年美国前总统卡特访问中国在香港停留一天,在美国总领事的家中,笔者同这名“村委选举”最重要的外国推动者当面进行了很久的激辩,卡特没能说服我,我当然也没有能说服这名很有主见的前美国总统。
在辩论中,卡特说,1979年邓小平同他说,中国目前不能有大选,最主要原因是人民贫穷,人民尤其是农民文化水平低,富裕後一定会有大选。而我则表达不同意见,我认为中国经济已在高速发展,人民的文化水平也提高得很快,而今後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会高速提高普通人民的知识水平。我说,台湾,香港的民主选举在刺激内地人民尤其是中产阶层要求有选举的意识,而中共内部也有高层领导人想在“政治改革”上有实验区,这才有“中国民主党”在内地的迅速发展,但“中国民主党”个别人操之过急,令保守派有打压的理由。
1979年邓小平就同卡特说,富裕後中国一定会有“大选”,而2019年的11月7日,香港中大科大毕业礼仍然有学生在为香港可以有“大选”而呼叫,而科大的周同学可能已看不到香港的“大选”。
2019年11月7日 PM 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