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个可以看到理工大学战场全景的位置看解放军。理工大学的事情,习近平至少需要2名军队秘书去处理。习近平对於香港解放军事况的发呆显示其权力越来越虚弱。理大军营有事况的,60分钟内就会报到中央军委值班室,而中央军委极有可能会报告给习近平的军队秘书们

理大在军营,红火车站,红隧之间,而军营发生什麽事,习近平的军队秘书们都可能会报告给习,而习近平每次外访,都似蟑螂闯进人多的厕所一样惊。
理大前的媒体对今天理大这个大战场,最关注的可能仍是军营,而我在一个可以看到理工大学战场全景的位置,看得最多的,也是解放军军营同那些军人。
我记得10月6日重阳节时,在九龙塘,一批示威者用镭射笔向解放军军营照射,军营首次出示黄旗警告。军营天台有人举起黄旗,警告示威者正在违反法例,可能被检控,亦有人用扬声器警告示威者停止有关行为。
这件事的简报很可能会出现在10月7日习近平的桌面上,但後来,“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只是去提一些中学那样的小事,对军营的事没有去评论,这显示习近平看到香港解放军这些事况时,只能去发呆,因为高调或低调都两难。“央视”“人民日报”,“环球时报”高调吠的,可能会激化更多的针对军营的示威,而“低调吠”甚至“不吠”的,香港蓝丝们就会被打一大巴掌。今天东江纵队那些老兵及蓝丝们说的话就是很好的证明。
香港解放军被称为“独子军”“折被军”“Game军”,他们在香港打机的时间比其它地方的兵要多很多,而为了给香港人参观,“折被”的功夫也一流,他们令床上的被子可以成为艺术品。
习近平对於香港解放军事况的发呆,也是习近平权力越来越虚弱的原因。目前大部分的解放军将领对习近平不满,所以什麽政治事况都会层层上报,报到中央军委後,值班者也多数会报习近平的军队秘书组。而普通人在香港,将一张写上“蟑螂近平”字句的纸张,用FAX传真到内地解放军或武警的一些传真机後,对方值班人员会在10分钟内报上级值班室,30分钟内就会报到战区作战值班室,战区作战值班室多数都会再报军委值班室,而中央军委极有可能会报告给习近平的军队秘书们。
所以理工大学的事情,习近平至少需要2名军队秘书去处理。
2019年11月14日 PM 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