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唯一的8964学生领袖可以投票。投票後我想去理大但警务处处长正在游荡。60%选民投票,这是习近平独裁下的中国绝对不敢梦想到的“民主”,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正是在保护香港人正在忧虑将失去的这民主。美国前总统卡特在香港亲口告诉我,1979年邓小平同他说,中国不能有“大选”是因为穷,富裕後中国一定会有“大选”

香港区议会选举,截至下午五时半,共有超过233万人投票,投票率56.42%,打破所有选举的纪录。
我可能是唯一的一名在香港的8964学生领袖可以投票。而在投票後,我想去理工大学看看,但香港的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正在理大游荡,我就没有办法去了。到下午我仍想去理大,但警察仍然在包围理大。警察剥夺了理大被包围人的投票权,直接违反了港府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人权公约。
在新界,几公里外的深圳人,绝对不敢梦想到会有这样的“民主”。在习近平的独裁下,内地14亿人被剥夺投票权力,这种权力已被剥夺70年。今天有人身份证被其它人使用了不能投票,在香港有一人投票权利被剥夺的,这个人都很愤怒,而内地的14亿人都被剥夺了投票权力,这就是香港同中国的分别,也是香港人近期极其愤怒的原因,因为习近平想连香港人有的这投票的权力都消失,令香港越来越似内地。
我正在给美国一些极其重要人物写信,阐述香港60%选民投票破纪录的原因,说明这麽多人出来投票同美国要极其坚定地支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的关系,因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不但是体现美国人的核心价值,也是在保护香港人稳固现有的民主再去实现美国一样的民主。
1979年邓小平同卡特说,中国目前不能有“大选”,最主要原因是人民贫穷,人民尤其是农民文化水平低,富裕後中国一定会有“大选”。
这是美国前总统卡特在香港亲口告诉我的事情。2001年卡特访问中国在香港停留一天,在美国总领事的家中,我同这名“村委选举”最重要的外国推动者当面进行了很久的激辩,而卡特同我说起了邓小平亲口对他的承诺。
2019年11月24日,40年後,中国已富裕到连美国总统也要为了中国的钱而要“仔细研究”众议院417票对1票,参议院100票对0票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而至今天仍没有签署。许多中国人已等了40年但仍然没有民主,而香港人今天这仅有的,但60%选民出来投票的民主,目前都受到习近平及中国内地的威胁。美国人,请站出来支持香港人,因为香港人终极要追求的,仅仅是你们现在看来极其普通的事情,你们可以一人一票选美国总统,可以一人一票选美国的议员,你们的议员绝对不是小圈子选出,代表了民意。
2019年11月24日 PM 1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