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昨天投票後至今天已6次想进入理大。我是唯一的在香港的8964学生领袖可以投票,我为在这场公投中可以代表8964学生一代投票而自豪。警方围理大极其严重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设法进入理大的,在今後法庭上可能会成为极其重要证据,“理大”有缺口可出入,1000多人因只在理大就是“暴动”不成立

这些天我在一个可以看到理工大学战场全景的位置看这场“战争”,如果我是托尔斯泰的,我会想去写理工大学战役版的 “BοйHa и Mиpъ”。其实多年後,一定会有许多电影或小说去演示香港的这场运动,包括理大这场打退100多次装甲车及水炮车进攻的战役。
这些天我思考得最深的,就是怎样在警察的封锁中潜入理大。如果我可以在警察的封锁中潜入理大的会极有意义,因为这在今後法庭上可成为极其重要证据,因为“理大”有缺口可出入,1000多人因只在理大就是“暴动”不成立,警察封锁线外700万同警察封锁线内的理大的人无分别,因为可由外面进入理大。
其实11月15日我想用自己的方法去避免理大这场战役。那天我极其担忧警察会进攻理工大学造成许多人受伤,而今後红会不再平静,所以我想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红这充满记忆的地区。
15日下午我在红隧道收费站前空地放上一个“英国旗”的ZUCA溜冰箱,上面插上一面很大的美国国旗,而防暴警察要去进攻理工大学的,必须要OVER我及美国及英国国旗。
其实11月10日我一个人在又一城门口就阻住40个警察,警察想入又频频向上面请示,最後不敢入之後,1个小时後,越来越多的蒙面年轻人开始走到我後面叫口号。我想在15日,在理大前再次一个人去阻止可能多达数百人的防暴警察。
昨天民主派大胜,胜者也包括许多名人,而如果11月15日有许多名人包括那几名着名艺人,同我一样出现在理大周围的,警方就会非常顾忌,也可能就没有理大的这场战役。
今天凌晨看直播结果,看到何妖被击败时,我同其它香港人一样极其热烈地欢呼。
昨天我也知道长毛梁国雄VS李慧琼难赢,因为那区有投票权的永久居民较少,而那又是李慧琼的根据地,所以我早晨去到梁国雄那,梁国雄很轻松,对输赢不在乎。李慧琼虽然惨胜,但民建联派出181人参选,只有21人当选,工联会派出62人,只4人当选。
2019年11月25日 PM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