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四清感谢旧战友吾尔开希今天的香港闯关,但愿以後可以同你,王丹等一起在理大散步!我在昨天投票後至今晚已多次想潜入理大,成功的,今後在法庭上就可以成为重要证据,“理大”有缺口可出入,1000多人因只在理大就是“暴动”不成立。理大附近那些地下坑道,2017年7月曾经有3个工人意外死亡,留守者是冒生命危险逃走

“吾尔开希在香港机场转机用粤语鼓励港人”,看到这个新闻标题我同今天凌晨建制派大败一样地笑了。吾尔开希的性格同30年一样,都是刚做敢为。我本来想打电话给机场的他,但理工大学的事正在关键时期,我怕暴露自己的位置没有打了。
我在昨天投票後至今晚已多次想潜入理大,如果成功的,今後在法庭上就可以成为极其重要证据,“理大”有缺口可出入,1000多人因只在理大就是“暴动”不成立。
2017年7月刘晓波走的前几天,3名工人在理大100米外的必嘉街同机利士南路交界口公路下的地下坑道被水冲走意外死亡。看到学生从地下坑道逃走,而警方宁愿学生死也要拘捕学生,我非常愤怒也难过,那些从地下坑道逃走的学生,分分钟会遇到2017年7月3名工人一样的事而失去生命。
吾尔开希最後一次来香港应该是2004年梅艳芳病逝他来拜祭,当时香港的政治气氛明显比现在宽松,如果梅艳芳是现在离世的,吾尔开希肯定来不了香港。
吾尔开希同王丹一样,都是钟意搞笑的人。我记得有一次同王丹在波士顿,大家开完会後就坐一圈喝酒,趁着酒意王丹就提议一人讲一个笑话,而那次笑过之後,我在香港许久都没有那样长时间哈哈大笑过。2004年吾尔开希来香港时我同他有许多搞笑,但愿以後我可以同吾尔开希,王丹等一起在理大散步,一起讲笑话,一起去掩埋理工大学及中国30年来的痛苦。
2019年11月25日 PM 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