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人大常委会文革後40多年来“史无前例”延後处理任学锋人大代表资格,要延至明年1月再开会处理。昨天重庆极其反常的行动显示近日中共最高层绝不平静,而这不平静很可能又同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有关。任学锋家属的朋友至今天早晨仍未能同家属联系,家属可能仍被软禁

信息中心获知,重庆市人大常委会昨天做出了文革後40多年来“史无前例”的事,就是没有处理任学锋人大代表资格终止问题,重庆市人大常委会这极其反常的行动,反而间接证实了任学锋是自杀,且任学锋的自杀确实涉及了许多极其重要的事情。
按照中国的人大代表法及相关的政策,有人大代表逝世後,各级人大常委会要最快地处理其代表资格问题,以避免人大代表总人数的不确定性,故文革後40多年来各级人大常委包括全国人大常委都是在确定人大代表已死亡的最近期的会议处理其代表资格,近年发生的5起全国人大代表的自杀,包括上将张阳2017年11月的自杀,全国人大常委也是最快地处理了他们的代表资格问题。
信息中心获知,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会员会数天前已经准备了任学锋的代表资格自然终止报告,报告在谈到任学锋的死因时,不去用“自杀”,也不去用“因病逝世”,而是用“去世”这极其模糊的字眼,但昨天的人大常委会仍然是史无前例要将任学锋的代表资格问题押後到明年1月,这显示近日中共最高层绝不平静,而这不平静又同香港区域会选举结果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有关。除了同香港有关外,也显示对任学锋的极其重要事情的调查昨天已到了极其重要的阶段,故习近平,陈敏尔极其紧张,连任学锋的“名字”也不想出现在今天的国内媒体上,要拖1个月等重庆市人大常委明年1月开会再决定怎样去公布任学锋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也是对中国“依法治国”的极大讽刺,在中国政治绝对凌驾在法律之上。这件事也反映中国毫无新闻自由,昨天也有包括重庆媒体参加旁听,在宣布会议闭幕後,记者想问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一个极其普通,但又极其重要的问题,就是重庆市人大在宣布会议闭幕时,总共有多少名人大代表?而张轩要记者去问新闻处姓杨的负责人,(杨某手机13368******),记者打杨某手机,但杨某不开机。
任学锋家属的朋友至今天早晨仍未能同家属联系,家属可能仍被软禁。
2019年11月30日 PM 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