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全部叁个游行我都参加了,抗催泪烟游行我在政府总部栏杆上高挂上美国国旗。中环感谢美国游行我中途离场去尖沙咀。16点45分,太空馆对面约100名速龙防暴已开始布阵,而梳士巴利道行人路上仍有小朋友,我一个人走到速龙小队及防暴前15米前,坐在一个Zuca溜冰箱上,上面插了5面很大的美国国旗,他们从我身边呼啸而过

今天下午16点50分,媒体可能影到了100名速龙小队及防暴从5面很大的美国国旗面前冲过,从弥敦道穿过梳士巴利道到太空馆外空地,那些媒体总编们,可能更喜欢用100名速龙小队及防暴从5面很大的美国国旗冲过去做今天的中环“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行动的配图,因为这确实是难得的视频,这麽多速龙小队及防暴高速从5面美国国旗面前冲过。
其实我一个人走到快要开始行动的100名速龙小队及防暴15米前的马路中央,这确实有一定的危险,但我是看到了有小朋友在梳士巴利道行人路上才这样,因为警察的高速冲击有可能造成人踩人,伤害到小朋友。
其实在尖沙咀出发前,看到家长们带了一些小朋友一起游行我就有些忧虑,所以在钟楼开始我就用美国国旗隔在10多个警察之间令游行的人可以慢慢走。
家长们可能没有想到在16点50分100名速龙小队及防暴会突然冲到行人路上这些事,但我非常清楚警方不会顾虑,所以一个人在100名速龙小队及防暴15米前坐在了Zuca溜冰箱上。
我在写这些时,外面仍有许多冲突,所以我冲凉後,又再出发了。我曾两次因政治事件坐牢,所以我绝对知道坐牢度日如年的痛苦,故无论怎样疲劳,我都会尽全力去做一些事去令那数千人不会去坐牢。

2019年12月1日 PM 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