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万人港岛游行警察仍有说有笑,但12月9日东区法院的5名年轻人,以及高等法院令禁蒙面法正式失效,已令3万警察产生严重的忧虑甚至恐惧。这两件事今後可能会成为香港产生极其重大变化的“酵母”。前天东区法院的安保,严密过97年7月1日政权移交

12月8日的港岛游行,我因为担心警方的行动,所以早晨就去维园周围观察环境,夜晚8点多也“挡”在防暴警察前让游行的龙尾全部人走散,我在最後才走。後来有媒体报道警务处长在几十米外的天桥上。这20多天,我同新的警务处长的“巧遇”已发生3次。
我不知要怎样去说80万人的游行,我两度站在警察前很久,我看到有些警察有说有笑。
但12月9日东区法院审判5名年轻人,我下午2点从九龙经东隧去西湾河东区裁判法院时,10多分钟就看到叁部警车从我的士边驶过,下午警方就在大量布置警力,竟然要从九龙抽调如此多警察去港岛。而的士靠近靠近法院时,我看到周围都是警车同警察,甚至有持冲锋枪及步枪的警察站在一些地势比较高的位置,而一些屋顶有阻击步枪。
而到了楼上法庭门口,10多名警察在做安检,警犬也出动。扫描身体也要转上至少叁圈,一根铁丝都不可带入法庭。我算是见惯大场面的人了,看到这样的“大场面”,而去想到有年轻人可能多年在监狱中度过时,我很悲愤,我直接同警察有3分钟的冲突,而我那很大声的“上面有美国总统啊?”也令那10多名警察哑口无言。
12月9日东区法院的5名年轻人,以及高等法院令禁蒙面法正式失效,已令3万警察产生严重的忧虑甚至恐惧。这两件事今後可能会成为香港产生极其重大变化的“酵母”。而这两件事,今後可能产生交错“融”在一起,因为终审法院的上面仍有习近平控制的橡皮图章“全国人大常委”,而极大地激怒港人後,一定会有更多的东区法院这样的事情出现。
12月9日的审判後,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需还柙,这5人,年龄最大的才23岁。
助理工程师吴智鸿在读一个专业课程。他那一副可能高度近视的眼镜令我有些眼湿。是什麽令到香港的知识分子要这样站在法庭上?要这样去监狱中去失去他们最好的青春?
2019年12月11日 PM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