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万香港人,1000万海外华人在圣诞时去为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去祈祷。80万人的游行警察仍有说有笑,但12月9日的审判,上千警察在法庭周围戒备,持冲锋枪,而屋顶有阻击步枪,3人已令3万警察充满忧虑甚至恐惧。64後北京就有数百人因对抗解放军被指“暴力”而被判死刑或终身监禁,至今30年他们都被国际社会视为“良心犯”

香港目前只是极大风暴来临之前的暂时宁静,禁蒙面法正式失效,习近平肯定不会去认输,而终审法院上面有橡皮图章“全国人大常委”。粟战书虽然同习近平已有过许多意见不合甚至矛盾及冲突,但粟战书需要习近平去挡住中纪委对他家属的调查,所以“禁蒙面法”怎样演变已涉及到许多极其重要的人物包括习近平。
除了“禁蒙面法”这必然要发生的事,香港也会有极多的突发事件,会极大地激怒港人,许多迹象正在证实4个月前我及一些全世界最Top专家们的分析。
12月9日我去东区法院听审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张铭裕,严文谦的案件,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案件。黄振强被捕时,多名警察突然熄灯将他按在地上乱打,我绝对相信黄振强被打,黄振强在庭上也流泪。
张俊富和严文谦是大专生,而吴智鸿是助理工程师。黄振强是21岁,吴智鸿23岁,张俊富22岁,而30年前“8964”时,我们那几百万大学生年龄多数都同他们接近。“8964”是一场突然到来的运动,当时我有很好的前途,就将公派去德国读博士学位,而我的专业又是用现代最先进的手段去寻找黄金矿,後来接替我去德国的师弟因此成为了亿万富翁。但30年前,我坐牢了,也同王丹一样,被大学开除学籍了。
吴智鸿在读一个专业课程。他那一副可能高度近视的眼镜令我有些眼湿,因为我想到了30年前我,王丹,王有才,郭海峰这些学生们的坐牢,想到陈子明,王军涛的坐牢。1990年的圣诞,香港的街头有许多王丹,王有才,陈子明,王军涛,郭海峰的画像,许多人为这些监狱中的政治犯祈祷。
六四後,在北京就有数百人因对抗解放军被指“暴力”而被以“反革命纵火罪”“反革命破坏罪”等判死刑或终身监禁,他们至今30年都被国际社会视为“良心犯”。而在9月29日的港岛游行,我曾特别追悼12名在1989年6月被北京法院以“反革命纵火罪”极速判死刑并被执行的保护学生的市民,我愿他们在天之灵可以看到今天的香港。
2019年12月12日 PM 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