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再去穿上已很久没有穿的阿仙奴奥斯尔的球衣。11月15日我在红隧道收费站前踢了2小时足球,如果接住的几天多一些有名望及地位的人在那附近散步的,进攻理大也可能不发生。11月10日再多几个人同我一样的,“又一城”事件也可能不会发生

今天再去穿上已很久没有穿的阿仙奴奥斯尔的球衣。奥斯尔在个人社交专页发文,声援被中共打压的新疆维吾尔族人,并贴上印有“东突厥斯坦””旗帜的图片,惹来内地对他狂攻。
奥斯尔目前效力的阿仙奴凌晨在微博发表官方声明,表明奥斯尔发表的内容只是他的个人观点,强调阿仙奴作为一间足球俱乐部,一贯坚持不涉及政治的原则。
这件事很可能会有新的演变。看惯英超的人都会感觉到,中国越来越多在英超比赛打广告,有些根本不是公司的商业广告,而是在宣扬中国,或想对海外华人及中国内地人灌输那种极权思想。而对於香港的示威,中国那麽多的所谓足球名人甚至球队领队,经理大放厥词,而奥斯尔社交专页的发文,就是对他们的反击。
新的演变会表现在许多方面,有可能有其它英超球员做同样的事,而阿仙奴未来对奥斯尔的态度,都极其敏感。
我昨天在圆方溜冰,看到“又一城”溜冰场的教练大部分去了圆方。这场运动,对溜冰界的人来说,也是40年香港有溜冰场以来的最大灾难,“又一城”溜冰场50多名教练,30多名员工,4个月不得不停止工作,而数千名正在学溜冰的小朋友,包括一些着名中港艺人家中的小朋友,不得不暂停学习。
其实11月10日再多几个人同我一样的,“又一城”事件就可能不会发生,警察可能不会进入。11月10日我一个人在又一城门口阻住40个警察1个多小时,警察想入又频频向上面请示,最後不敢入来。
其实城大及浸大学生也很喜爱“又一城”溜冰场,所以20多年来,“又一城”溜冰场的普通的争吵的没有,也极少见到有争吵而报警,一年都难有一次。“又一城”事件,警方绝对有绝大部分的责任。“又一城”中的蓝店就只有那几家,而那天下午有人只是在一家蓝店门上喷字,这些完全可以由保安去劝阻,我当时都想去劝阻,因为有2000人参加的亚洲最大的溜冰比赛当天在又一城及太古城进行,所以我也会去劝阻。我拖住Zuca溜冰箱刚想上前时,几名便衣警察已开始拉人,而连小朋友也可预估到,在有许多示威者的这场合,几名便衣警察拉人会有什麽结果。当然就是後来的200多名防暴冲入“又一城”,而电视直播看到有人被打到地上有一平反米大的血浆,多名妇女看到大堆血浆哭了。
後来,就有了这样的结果,“又一城”溜冰场不得不停业3至4个月。
2019年12月14日 PM 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