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今天“理大地下水道逃生”新闻令我想起刘晓波的鬼灵故事。晓波2017年7月13日去天国,7月10日我去了许多庙,再在红观音庙最近的邮筒给刘霞寄明信片,我想要神明保佑,但几小时後离邮筒仅5米远发生极其罕见意外,3名中电工人在“理大地下水道”中被水冲走离世。警察当人命如蚂蚁坚持去围理大

理工大学爆发激烈冲突事件一个月,警方上月17日起围封校园13日,估计一度有数以千计的人滞留理大。
化名阿Dawn的留守者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强调自己没有制武器或攻击,不甘心被警方以暴动罪拘捕。共爬渠3次的他形容地下水道又窄又臭,漆黑一片,曱甴满布,更怀疑渠内有粪便。
警方围封校园期间,我多次想潜入理大,因为这极其重要,如果我躲过警方封锁线潜入理大的,这可以成为法庭的极其重要证据,证明“理大”有缺口可出入,故1000多人因只是在理大内就是“暴动”不成立。
我当然比阿Dawn更清楚理大附近地底的逾百条管道,包括两条巨型阴沟,因为我看过渠务署及水务署理大及附近的“排水系统图”,而这是因为刘晓波。
现在的鬼片电影越来越多,而我真的相信刘晓波的要去天国触动了神明与鬼神。2017年7月10日我去了许多庙,再在红观音庙最近的邮筒给刘霞寄明信片,我想要神明保佑晓波病情可以好转。但神明可能听到了我的声音,但鬼神也察觉到了,所以才会在几小时後离邮筒仅5米远发生那极其罕见意外,3名中电工人在公路下面进行电缆隧道工程时因污水渠爆裂离世。
23岁岑灿荣,47岁吴建明,49岁霍鉴秋在红机利士南路与必嘉街交界地底约5米隧道时中被淹死,这里离理大60米,他们所在的地下水道,就是阿Dawn等逃生的地下水道,阿Dawn等逃生时,随时可能遇到这3人一样的事而失去生命。
再有10天,12月28日就是刘晓波65岁生日。我想告慰晓波的是,70年来华人有许多次为民主,人权,自由去对抗强权的斗争,但无论是“8964”或“和平宪章”运动都没有成功。但半年来香港人在民主,人权,自由上已取得了70年来一些最重大的胜利,而我们仍在艰辛地战斗中,愿晓波的在天之灵可以保佑我们取得最终胜利。
2019年12月17日 PM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