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拖延一天等习近平从澳门走了才“破获”大浦枪案是为了减少习蟑螂的极度恐惧。习近平在澳门,中央警卫局又全部是新人,“双保命”仍是习的最重要思维。80万人的游行警察仍有说有笑,但昨天邓炳强等全部警察都忧虑甚至恐惧,而12月9日上千警察在法庭周围戒备,持冲锋枪,屋顶有阻击步枪,几名年轻人已令3万警察严重恐惧

昨天警方说“破获”枪案。而据我的分析,警方应该在12月18日至19日就可采取行动,但警方要等习近平从澳门走了几个小时後才“破获”案件,绝对是为了减少习蟑螂的极度恐惧,而香港警方的极其重要行动,竟要去配合中国的政治,这就是“一国两制”越来越没有人相信的重要原因。
其实对比录像就可以看到,习近平这次来澳门,同2017年6月来香港,他的贴身警卫们,中央警卫局的人又全部换了,全部是新人。这再次证实中央警卫局对习近平的保安,已完全不同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年代。那些年代警卫他们的人极少去变,警卫得越久也就越可靠,越被信任。但习近平已完全不同,他对中央警卫局绝对不信任,他认为贴身警卫们,在他身边警卫越久的,就越有可能被渗透及收买,所以习近平不断地换新人以保障这些贴身警卫们不被渗透及收买。
“双保命”仍是习近平的最重要思维但越来越困难。习近平正面对权力的急速下滑,尤其是19届4中全会习近平在权斗中多方面遇到重大挑战,“习派”多名核心成员在19届4中上被指责,一些极其重要人物也开始对他们被“中纪委”正调查的问题“放风”,“反腐”这“双面刃”已越来越割向“习派”。而习近平连一些他认为极其重要的“习近平思想”内容在19届4中也推不出来,在上海想再推一些内容也失败。
12月8日的港岛游行,80万人的游行,我两度站在警察前很久,我看到有些执勤的警察仍有说有笑。但昨天邓炳强等全部警察都忧虑甚至恐惧,直播时有几个人不断地去调整自己的避弹衣显得他们高度紧张。
12月9日东区法院审判5名年轻人,这当然是极其重要的审判我需要去了解越多越好的细节。我下午2点从九龙经东隧去西湾河东区裁判法院时,10多分钟就看到叁部警车从我的士边驶过,下午警方就在大量布置警力,竟然要从九龙抽调如此多警察去港岛。而的士靠近法院时,我看到周围都是警车同警察,甚至有持冲锋枪及步枪的警察站在一些地势比较高的位置,而一些屋顶有阻击步枪,到了楼上法庭门口,10多名警察在做安检,警犬也出动。扫描身体也要转上至少叁圈,一根铁丝都不可带入法庭,这几名年轻人已令3万警察产生严重的忧虑甚至恐惧。
2019年12月21日 PM 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