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中环爱丁堡广场,我回家看视频才知警察曾用实弹左轮手枪指向我,距离才3米。我“64”淋雨至今仍有慢性支气管炎,今天胡椒喷雾喷到我气管中令我极度难受。我1996年写的新疆报道就被多家国际通讯社引用可能有数亿读者,但我20多年来是首次见到支持维族的香港大型集会

今天的“声援维吾尔族人权集会”,据大会所说,主办者多数是中学生,这令我感动。我用5面很大的美国国旗分散绑在小树上,表达“5大诉求”,我也穿上有“奥斯尔”名字的阿仙奴黄色波衫,很多媒体过来问我愿不愿意做访问,我说“NO”。
下午5点有一只红色所谓“国旗”被人丢在地上,警察就为了这旗冲入了可能有上万人的集会人中央,小朋友也知这一定会发生冲突。我挡在警察前3分钟,我回家看视频才知警察曾用实弹左轮手枪指向我这方向,距离才3米,当时我正被胡椒喷雾喷中,没有顾得及去看这实弹左轮手枪指向我。啊,原来去参加合法集会我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警察扣动左轮手枪扳机的,子弹可能贯穿我的脑。
我“64”淋雨至今仍有慢性支气管炎,今天胡椒喷雾喷到我气管中令我极度难受。
我1996年写的新疆报道就被多家国际通讯社引用可能有数亿读者,但在我的记忆里,香港是首次有这直接声援新疆维族人的专题集会。
夜晚7点警察在我的Zuca英国旗及绑在上面的美国旗前撤走後,我走向隧道的另一面去汇丰的地铁口,多名警察守住隧道口,截查了一名走在我前面的年轻人。警察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截查这拖住英国旗Zuca溜冰箱的我,我看到他们想截查,反而慢慢行,我同时将目光转向那些坐在隧道里的菲佣们,我在用目光告诉警察说,如果你截查我的,你也要去解释为什麽不去查菲佣,後来在警察的盯住下我慢慢行过路口。
2019年12月22日 PM 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