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名“8964”学生领袖昨天在爱丁堡广场被用左轮手枪指住头部令我极其担心香港有“8964”。他因为紧张扣动扳机的,子弹可能贯穿我的头部我会当场失去生命。今後驾车冲入警群,同警枪战会发生,然後警方会再开枪杀更多的人,而警察的家属及香港官员需24小时保护

昨天的“声援维吾尔族人权集会”,警察为了那面红色旗冲了进来,但警方执走地面的旗後,并没有想撤出爱丁堡广场,而是想拘捕人,这导致冲突。
我同其它人挡在警察前3分钟,今天我看了更多视频,那名用实弹左轮手枪指向我的警察,离我最近时才1米,枪指向我的头部,而附近正有警察同市民打斗,所以如果这名警察因为紧张而扣动扳机的,子弹可能贯穿我的头部,我会当场失去生命。
我这名“8964”学生领袖,竟然在30年後,在香港的合法集会上被警察用左轮手枪指住头,这令我极其担心香港的“8964”会发生。
昨天土耳其的主流电视台也有来爱丁堡,且影了我那“奥斯尔”阿仙奴黄色波衫很久。那面红色旗在地下後,我拖住上面绑有美国国旗,有英国旗的袋的Zuca溜冰箱来到那红色旗半米远处摆下,许多电视台包括土耳其电视台,香港“有限电视”播出了我那“奥斯尔”阿仙奴黄色波衫,美国国旗,英国旗及“地下”那面污污的红色五星旗在一起的视频,这镜头同警察左轮手枪指住“奥斯尔”(OZIL)的镜头,今後可能会成为土耳其电视台的经典长播的镜头,在涉及土耳其流亡新疆维族人的新闻时,都会播这镜头。
昨天如果我或其它人因子弹贯穿头部而死的,香港很可能会有持续多年的腥风血雨。驾车冲入警群,同警枪战会发生,然後警方会再开枪杀更多的人,而警察的家属及香港官员需24小时保护。
2019年12月23日 PM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