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想用4K投影机在荔枝角让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苏纬轩这些在押人士可看到圣诞心愿“放人”。前天我被警察左轮手枪指住头,但大埔涉“枪”18岁救生员苏纬轩,12月9日审的涉“枪”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仍在押,这4名年轻人已令3万警察产生严重恐惧,而80万人游行警察仍有说有笑,前天有小朋友在场我也被枪指头

12月9日东区法院审判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等5名年轻人,助理工程师吴智鸿在读一个专业课程,他那一副可能高度近视的眼镜令我有些眼湿。全世界支持香港示威的1500万海外华人要去思考,是什麽令到香港的知识分子要去同“枪”扯上关系,要这样去监狱中去失去他们最好的青春。
几天前的大埔枪案,苏纬轩才18岁,是救生员。我50米蛙泳的最好成绩好过方力申的最好成绩,所以对“救生员”当然很熟悉。12月9日东区法院审的五个人,年龄最大的才23岁。
香港的运动,不需要什麽大台。前天中学生们组织的支持维族集会,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及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的程度,已远远超过了12月8日港岛80万人的游行,虽然集会人数可能才8千人。
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苏纬轩就是运动的另一面,也就是“不需要大台”而产生的反抗的一个分支,如果有所谓“大台”的,“大台”的某些人又会以“阴谋论”来评论这些才18岁及20岁的年轻人。我12月20日晚看直播,苏纬轩令包括邓炳强等全部警察都忧虑甚至恐惧,几名警察不停地去调整避弹衣显出他们的强烈不安,而持冲锋枪的人都非常不自在,面上的强烈忧虑暴露无遗。而12月9日东区法院审判,法院周围有过千名警察,有持冲锋枪及步枪的警察站在一些地势比较高的位置,而一些屋顶有阻击步枪。楼上法庭门口,扫描身体也要转上至少叁圈,一根铁丝都不可带入法庭,警犬也上阵,所以我那很大声的“上面有美国总统啊?”令那门口10多名警察哑口无言。
前天的爱丁堡集会,我附近有一名10岁小朋友同父母一起,警察为了那红色旗冲入来时父母带她企到大会堂那边但没有离开。我看视频,警察离我1米用实弹左轮手枪指向我头部时,小朋友仍在现场。也就是说,这名警察因为紧张而扣动扳机的,除子弹贯穿我的头部令我当场失去生命外,也可能枪伤甚至枪杀小朋友。
我是一名两次因政治理念坐牢的人,第一次才16岁,第二次是“8964”。对於在囹圄中那种度日如年的痛苦,我至今仍是铭心刻骨,所以我绝对可以体会在押人士圣诞的痛苦。我本来想用4K投影机在荔枝角收押所外让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苏纬轩这些在押人士可以看到外面人士最大的圣诞心愿“放人”,但发生了一些事不能进行了。
2019年12月24日 PM 1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