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金钟截查100多人反绑带走,有一人是儿童,才1.1米高,大约11岁。滙丰九龙总行被纵火是标志性事件,保护“滙丰”会令警方今後将疲於奔命。香港不反抗就会变成武汉,武汉1981年将政治犯秦永敏判刑8年,1993年2年,1998年12年,2018年13年

昨天香港人的愤怒是从金钟截查100人多人开始的,看直播的人看到这情景许多人都没有心情再过圣诞。警察绝对没有必要在圣诞这样的日子这样去截查完全没有装备的这100人,警方完全是在挑逗民众对他们的愤怒。从直播看到,截查这100名市民令采访的记者也非常不满,而警方极其粗暴地对待记者後,几名记者同警察发生争吵。
昨夜我本想用4K投影机在荔枝角让黄振强,吴智鸿,张俊富,苏纬轩这些在押人士可以看到外面最大的圣诞心愿“放人”,但一些事情发生没有去了。今天我想得最多的人,就是这些在押的人士,但愿今天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同亲友见面,可以收到圣诞卡及香烟,饼乾等。
我是一名两次因政治理念坐牢的人,第一次才16岁,第二次是“8964”,回想起来,两次失去自由时,除圣诞外,新年,春节也是在囹圄中度过的。
那时单独关押,囹圄中那种度日如年的痛苦,我至今仍是铭心刻骨,所以我今天最想要对他们去说“圣诞快乐”的人就是这些在押人士,当然也有梁天琦他们,还有内地因“颠覆罪”等罪名,1981年已开始坐牢,4次坐牢已超过26年的秦永敏及其它人。
66岁的秦永敏文革後的“西单民主”运动在武汉主编民主刊物“钟声”,当时的“西单民主”同现在香港的“连侬墙”差不多,而秦永敏因“连侬墙”1981年被捕,後被武汉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8年,1989年出狱。出狱4年後,1993年在北京参与发起“和平宪章”运动再被判劳教两年。出狱3年後,因组织“中国民主党”1998年被武汉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2010年11月刑满释放。2015年1月秦永敏再被拘捕,2018年7月,拘捕3年半後的秦永敏被武汉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他要2029年,10年後才能出狱。
香港的游行,集会,我有时举着秦永敏的画像参加,当然除了梁国雄,李卓人,朱耀明这些人外,很少会有人知道画像是秦永敏。
秦永敏案已充分说明了中共是怎样一个残酷镇压异见人士的政权,香港人如果不持续反抗的,香港就会变成武汉。
2019年12月25日 PM 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