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1日中国公布全球首例H7N9个案,但早在20多天前信息中心就在调查上海从2012年10月开始的“不明重症肺炎”死亡,如果没有我的调查,H7N9这名词很可能至今不被全世界知,中国会为了稳定不会去公布这未有大规模人死亡的禽流感。武汉肺炎又在隐瞒封杀,我们要利用中国的不自由去推动内地人的不满来帮助香港示威

湖北武汉出现多宗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当局指今个月有27宗病毒性肺炎病例,其中7人危重,大部分患者是武汉华南海鲜城经营户。
信息中心在调查武汉的这些“不明原因肺炎”。信息中心获知,目前的国内主要媒体,至今天下午,都不能接触到7名危重病人的直属亲属,因为这些亲属会知道最新的情况。而湖北省及武汉市疾控中心实验室的人员,对病毒的情况已清楚,但拒绝向媒体透露,这显示当局在拖延及隐瞒一些极其重要情况。信息中心也获知,湖南,江西的疾控中心已开始有负责人24小时值班,这显示湖南,江西也发现了一些紧急情况。
2013年3月31日中国公布全球首例H7N9个案,指上海两人死亡。
信息中心最早对H7N9调查,正是我的调查令当局无法掩盖真相,没有我的调查,很可能全世界至今会不知“H7N9”这个名词,这件事会被隐瞒。
2013年3月31日当局首次公布这件事的20多天前的中国“两会”期间,消息人士对我表示,上海从2012年10月开始,陆续有一些老人因“不明重症肺炎”发病数天後死亡,至3月已出现有一家叁人同时死亡,上海数月已有上百人死亡。
我紧急对这件事进行秘密调查,找到了病人的家属,找到了相关的医生,也找到了上海疾控中心实验室的人。我的调查引起了中国国家安全部的强烈警觉,上海的国家安全部门更加紧张,而当局在发现信息中心将发布这一极其重大的消息後,他们不得不在3月31日公布了消息,信息中心随即向200多家国际媒体公布了信息中心调查的成果,信息中心也提供给国际媒体一些死亡及正在住院的人亲属的电话号码,之後全世界的大多数人在相当长的时间极其关注H7N9。如果没有我的调查,“H7N9”这名词很可能至今不被全世界知,因为中国根本为了稳定不会去公布这未有大规模死亡,而人传人的危机也不太大的禽流感,当时当局已开始去对“病人”家属封口,而并没有任何国际媒体知道风声,而国际媒体更加能力可能同信息中心一样去作出秘密独立调查,故没有卢四清的调查,全世界也就不知道“H7N9”这个名词。
我说这件事的意思是在讲“兄弟爬山”,我们香港人要利用自己的独特优势其打赢这场仗,去令中国的危机加深的,一定可以对香港示威有帮助。
元旦游行,我当然会参加。其实那些发言者,要去利用最新的案例去打动明天参加游行的人。天水围孕妇去参加极其普通的文宣警方也要出动拘捕孕妇,後来孕妇身体撞到栏杆之後不适呕吐,但警察没有将孕妇即时送院,孕妇被捕後遭带返警署扣留。警察的不人道及滥捕令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极其愤怒,我明天可能会举起“孕妇被捕,手足愤怒”的旗帜游行。
2019年12月31日 PM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