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下午1点集会开始前,我就已经非常清楚警方想不让遮打花园的集会进行,当时数十名防暴突然冲到主席台附近,截查一名年轻人。同防暴争吵5分钟後,後来的20分钟里,我就坐在英国旗的Zuca溜冰箱上睡觉,防暴就不停在离我身体只有20Cm的地方穿过。4点朝金钟站走时,水炮车高速从我们这上万回家中的人身边呼啸而过

今天警方要求主办单位终止在中环遮打花园集会。其实在今天下午1点集会开始前,我已非常清楚警方想不让遮打花园的集会进行,当时我正在睡觉,约10名防暴突然冲到主席台附近,截查一名年轻人,後来再多20多名防暴增援。我同防暴激烈争吵了5分钟,我不停地大叫这是合法集会,警察是否想截查所有人?而防暴赶开全部大会纠察後,就开始围住我,警察慢慢搜那年轻人,而我就坐在英国旗的Zuca溜冰箱上睡觉,而许多防暴就不停在离我身体只有20Cm的地方穿过。而可能是我的坚持,终於令到这名被截查,有防毒面罩在袋中的年轻人可以没有被捕放行,我站上Zuca溜冰箱鼓掌,而防暴撤走时,心有不甘,朝我看了多次。
大会主题是,“天下制裁”,所以我绑了五面美国国旗在栏杆上,再挥舞港英的狮龙旗及“香港独立”旗,“8964”,“放人”等旗,或者一些直播的媒体播到了这些。当然,我挥舞得最多的,就是“放人”旗,而大会开始同唱“国歌”时,我随着“国歌”的节拍挥舞“香港独立”旗。
黄之锋站在我的附近。在国际战线上,我可能比黄之锋,何韵诗这些後辈更有优势,因为“老朋友”的说话分量大。我需要在国内,国际,香港叁条战线作战,我关於国内的报道频频被国际主流媒体引用,如前天赵紫阳的新闻,国际媒体有许多引用,本港的“苹果日报”“明报”等也有引用,但我更愿意去到香港的最前线作战,就同今天一样,如果没有我孤身同那几十名防暴大声争吵并在他们前面睡觉的,被截查的那名年轻人很可能被捕。所以今天在最前线就算只是帮到了一名“手足”,我也终身会为这一刻自豪,因为毕竟防暴也可能拘捕我,防暴已叫全部纠察都退开,但我最终还是帮到了这名“手足”。
2020年1月19日 PM 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