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武警湖北省总队机动支队”盘龙城营区1月28日有一人确诊染新型肺炎,300名武警被隔离到武警湖北省总队的一个集训地。信息中心致电同机动支队密切人士证实了事件。湖北省武警已不属湖北省政府领导不能同2003年一样发挥重要作用。习近平2012年下令修改“武警法”,但已8年都阻力重重不能修改,这彰显习近平的无能

信息中心获知,1月28日武汉的“武警湖北省总队机动支队”盘龙城营区一名武警被确诊染新型肺炎,目前正在一家医院医治,盘龙城营区300名武警被隔离到武警湖北省总队的一个集训地。信息中心致电一名同机动支队有密切联系的武汉市民证实了事件。
武警本应该在这次新型肺炎中起重大作用,但习近平的“武改”不但令中国法制极其混乱,也令湖北省政府直接失去这个抗肺炎重要帮手。2017年,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於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规定的决定”,武警湖北省总队不再接受武警总部、湖北省人民政府双重领导,改为直接受武警总部领导。2018年1月1日起全国武警再由中央军委领导。人民日报曾发表长文指,改变双重领导的最重要原因是“武警部队今後将不会再成为野心家们手中掌握的私人武装力量”。
因为习近平的这一极其荒谬的理由,湖北省武警目前不能同2003年一样发挥重要作用。
习近平2012年下令修改“武警法”,但已8年都阻力重重不能修改,而改变“双重领导”只是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於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而中国的法律因为此“决定”同“武警法”的极多最大矛盾而陷入到极其混乱中。许多法律界人士在质疑,如果“暂时调整适用”可以用在“武警法”这样重要之法律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也随时可以用“暂时调整适用”的“决定”,去改变中国最重要的法律包括“刑法”。
“暂时调整适用”的“决定”,也可能影响到香港,“国歌法”如果绕过香港而直接适用在香港的,全国人大常委会随时可以用“暂时调整适用”来修改“国歌法”,不需要直接修改“国歌法”,就等於至今用“暂时调整适用”代替“武警法”一样。
2016年3月8日“解放军报”有这样的报道:“3月7日,军队人大代表、武警部队政委孙思敬向记者介绍,这次大会将正式提交关於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武装警察法》的议案。”但至今已近4年,“武警法”仍然未能修改。

2020年1月30日 PM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