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本人及“习近平办公室”罪大恶极,是肺炎的罪魁祸首的其中叁个极其重要方面信息中心今後将披露。信息中心已在12月22日开始调查,上千个独有的电话号码及不满被压制的国内记者也帮到了我的调查,1月6日我的报道就证实2名人传人,而1月14日也最先报道武汉以外的湖北孝感市有确诊,报道令当局不得不承认武汉外有

习近平本人及习近平秘书们罪大恶极,是肺炎的罪魁祸首的其中叁个极其重要方面信息中心今後将披露。
而仅仅是习近平隐瞒病情,严禁新闻自由,严控人大,政协代表,在发现肺炎源头20多天仍然不关闭武汉3个海鲜市场这件事上,习也是武汉肺炎迅速传播的罪魁祸首。
我是12月22日在中国政府仍没有透露“武汉肺炎”丝毫信息时开始调查,9天後全世界才开始知,媒体才开始报道,但在我调查9天後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等3个武汉海鲜市场仍未关闭。
1月6日我的报道就证实两名人传人个案,而1月14日也最先报道武汉以外的湖北孝感市有确诊,这些也得到了国内记者的帮助。
12月至1月初,湖北出现了极多的传言,而能调查证实这些传言的就是国内记者,当时许多省数百名记者也到了武汉,他们调查到了一些极有新闻价值的事但不能报道,这令他们很不满,而国内资深的记者,编辑多数都知道香港的这个信息中心,他们知道如果信息中心报道了,国内再隐瞒的机会就不大。
直到今天,国内的记者仍然不可对肺炎极有新闻价值的许多事做调查,解放军,武警不能去报道是因为“保密”,但连这麽多医护染病,这麽多政府没有统计的死亡,记者也不能报道。这就是国内数百万同媒体有关的人员越来越对习近平反感的主要原因,任何国内的记者也想去报道重大的独家新闻,但他们这几年越来越郁闷,新闻自由的尺度已越收越窄。
2020年2月21日 AM 0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