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李卓人,杨森及何俊仁被捕,我正在紧急写信给一些人。香港年轻人极难影响到特朗普,彭斯,但我有可能。黎等的被捕,会令美国政界的许多人将视线重新放在香港及中国的政治上,因为美国道指这样大跌创纪录的1200点,根源当然在中国,特朗普内心对习近平已非常怨恨,黎智英等的被捕当然可成为特朗普的一个筹码

警方清晨拘捕黎智英,李卓人,杨森及何俊仁,我正在紧急写信给一些人。“非法集结”已成为了全港至少50万人随时可被拘捕的理由,去年612以来,绝对有超过50万人参加过所谓的“非法集结”。
香港年轻人极难影响到特朗普,但我有可能。我许多年都在同全世界的许多最重要的政治人物打交道。我记得1998年6月25日克林顿开始访问中国的当天,我就有同他身边的人通电话,这天发生了一件以後2年几乎天天都有报道的事情,就是8964学生领袖王有才在浙江杭州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其後,最高峰时,全国过百万人公开声明自己是“中国民主党”成员,全国有3000多个“中国民主党”支部,连湖南省长沙的“湖南大学”,也成立了“中国民主党湖南大学筹委会”。
关於克林顿对於中国人权问题我不太想去评论,但同克林顿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协商,冲突及交锋,令我对美国的政治及政治家有了许多的了解。
2001年初布殊刚上任时,我在美国国务院见到他,他当然是西服,而我穿牛仔裤,或许这就是我的任性,有许多重要的场合我都不一定会穿整齐的西服。
2003年"芝加哥论坛报"在头版用近半版的篇幅登出了对我的专访,当时许多美国政治家都很惊奇,因为"芝加哥论坛报"是美国主流大报。後来我也收到过一些美国参议员,众议员及其它政治家的信,对我在香港的工作高度赞扬,这些人也包括奥巴马,不过2003年的奥巴马可能没有梦想到过他会成为美国总统。
同克林顿,布殊,奥巴马的打交道,令我对美国的最高政治运作有比较丰富的了解。
黎智英等的被捕,几个小时後特朗普的团队应该会将内容加入到简报中,香港头版报道的故事,大部分特朗普可能没有看到,美国总统也只有24小时,他的团队只可能将最重要,同美国利益关系最密切的资讯准备给他。但黎智英这件事对特朗普来说,应该可以被利用。美国道指再这样大跌创纪录的1200点,根源当然在中国,特朗普内心对习近平已非常怨恨,黎智英等的被捕当然可成为特朗普的一个筹码。
2020年2月28日 AM 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