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控制的国安系统,在黎智英等被捕的前一天就知道了将开始的拘捕行动。国安部人员在香港恢复活动是极其明显的信号,显示未来的政治检控会不断,如10月1日的港岛游行,警方会检控一大批知名人士参与“非法游行”,而从“612”以来,绝对有超过50万人参加过所谓的“非法集结”“非法游行”

彭定康回应对黎智英等叁人被捕的看法,他认为特区政府无疑是再次受到中共指示,扭曲法律意图威吓社会,接受中共欺压,放弃对法治以及一国两制的信念和支持。
2月27日夜晚,我突然发现已暂停活动一段时间的中国国安部人员又进行跟踪。我搭的士时,在的士出发点,一个必经路口及终点叁个地方,发现了各有一名熟面孔中国国安部人员,这叁名人员已是国安的资深人员,其中一人在2003年就开始在香港活动。看到这些国安又再开始活动,我预感会有什麽大事发生,果然,第二天早晨起来就有了黎智英、李卓人和杨森,何俊仁被捕的消息,我开始紧急写一些信,也开始将新闻稿放上网,在我将新闻稿放上网後,证实了何俊仁没有被捕。
习近平控制的国安系统,在黎智英等被捕的前一天就知道了将开始的拘捕行动,这说明习近平在拘捕前知情,在中国疫情如此严重的阶段,习近平仍要加强镇压“敌对势力”,这也极其清楚地显示习近平目前最大的心思就是减弱正在发酵的“习近平下台”的声音,因为目前习近平在全世界已是一个带武汉肺炎病毒的过街老鼠,全世界人民都对他非常厌恶,而对黎智英拘捕,就是习近平想阻止他下台的一个狗急跳行为。
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的知名人士被拘捕,10月1日不但黎智英、李卓人和杨森参加了游行,包括数百名知名人士也参加的3万人参加了游行,仅仅10月1日的“非法游行”,香港当局就可检控3万人,当然香港当局没有能力检控参加“非法游行”的全部3万人,而只会选择检控部分人,香港的司法体系也会更深地被国际社会质疑。
我记得在1996年港英政府安排我去美国,加拿大,或去法国後再去德国,我可自由选择去哪,但我选择留在香港。我作了最後决定後,当时的港督彭定康传了一个信息给我,告诉我根据基本法,1997年後我不一定可以成为永久居民,我不去外国的,要冒被移交到中国内地去的风险。
其实当时我不相信香港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如今面对现实,我也绝没有後悔留在香港,我也极其自豪我可以同“手足”一起战斗,而其它“8964”学生领袖,如吾尔开希在16年前梅姐逝世过来拜祭後就再没有被允许来香港,而王丹则从来没有被允许入境香港,我是全世界在香港的唯一“六四”学生领袖。
2020年3月2日 AM 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