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中心1月7日引用国内媒体人士调查的证据报道武汉已出现人传人个案,当局在封锁消息。国内数十万记者,编辑都可以证实当时中国当局禁止媒体调查及报道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仅这一点习近平就“罪该万死”。武汉的异见人士秦永敏没有坐牢的,很可能在武汉肺炎刚开始就可以被控制从而避免这场全球大灾难

信息中心1月7日的新闻稿开头就是这样:“一名正在武汉的媒体人士对信息中心表示,武汉已出现人传人个案,但当局在封锁消息,宣传部门已多次指示媒体要引用官方发布的通稿,不得报道媒体独立调查到的内容。而该媒体人士表示,已有至少两名人士极有可能是人传人染病。”
因为信息中心是在全世界都很有公信力的“媒体”,所以这新闻稿也广被国际媒体引用,所以信息中心算是最先报道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的机构,信息中心令这个事实开始被全世界重视。
国内数十万记者,编辑都可以证实当时中国当局禁止媒体调查及报道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至今天因为武汉肺炎已死了近万人,仅这一点习近平就“罪该万死”。
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除了香港人,也可能是武汉的秦永敏。诺贝尔和平奖也知道中国无新闻自由及民间监察政府是导致武汉肺炎的极其重要原因,而武汉的秦永敏曾对中国中国新闻自由及民间监察政府有过重大作用。
其实武汉的异见人士秦永敏没有坐牢的,很可能在武汉肺炎刚开始就可以控制从而避免这场全球大灾难。秦永敏1998年曾在武汉运作“中国人权观察”,当时武汉有任何异常的,武汉民众都会告诉秦永敏,秦永敏再传真给我。所以去年武汉即使只有秦永敏一个人同1998年一样存在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事情就绝对隐瞒不住,而这场大灾难也就很可能在刚开始时就得到控制。
66岁的秦永敏1981年判刑8年,1993年再劳教两年,1998年再判刑12年,2015年1月再被拘捕,2018年7月被武汉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他要2029年才能出狱。
武汉将这样一名推动中国新闻自由及民间监察政府的极其温和的异见人士4次关进监狱,在监狱已累计超过27年,全世界的武汉肺炎的受难者,要从秦永敏的身上,去看到武汉肺炎不能在最初得到控制从而导致全球大流行的根源。
2020年3月19日 PM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