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办”只是“香港工委”(中共香港工作委员会)的壳体,“中联办”的所有重要决策都是由工委作出再由壳体公布。“香港工委”100%是一个违反基本法22条的“地下非法机构”。“香港工委保安部”是目前对付香港示威的核心部门,保安部负责人的级别可能高於解放军中将。前保安部秘书本月可能在河北受审

特区政府修订了先前回应传媒关於“中联办”的内容,故很可能习近平,夏宝龙在疫情当前仍要挑起的“中联办”,“港澳办”是否违反基本法22条的争端,会以司法复核的方式去到香港的各级法院,而香港法院在审判时,“中联办”只是“香港工委”的壳体这样极其重要问题会被带出,香港工委下属的对付香港示威者的核心机构““香港工委保安部”也会被曝光。而法庭可能会颁令要“中联办”公开“香港工委”的成员及下属部门,如谁是“香港工委”的书记,副书记,“香港工委保安部”是否是工委下属机构之一等等。
“香港工委”100%是一个违反基本法22条的“地下非法机构”,香港的记者们可以穷追猛打地去问特区政府及“中联办”关於“香港工委”的事情。解放军阅兵都要党旗在先,国旗在後,所以“党的绝对领导”在香港的运作,就是所有重要决策都是由“香港工委”作出,再由“中联办”这个壳体去公布。中联办中的秘密机构“香港工委保安部”目前是对付香港示威的核心部门,如昨天对着名民主人士的大搜捕,“香港工委保安部”肯定扮有极其重要的角色。
信息中心获知,今年1月被河北省石家庄市检察院以贪污起诉的原吉林省检察院检察长杨克勤,其被捕的真实原因是露了“香港工委保安部”的机密,也就是露了“中联办”的机密。目前该案件严格保密,杨克勤的亲属也“被保护”无法同外界联络。他1994年9月至1997年9月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期间,曾於1995年8月至1997年9月借调到“香港工委保安部”工作,他在私人场合同朋友饮酒後,谈到了1995年8月至1997年9月借调到香港工委保安部工作时的一些事情而涉嫌露机密,因此被调查而被捕。
“中联办”内的“香港工委保安部”对於张建宗等高官来说可能也是一个极其神秘的部门,从杨克勤1995年8月任职“香港工委保安部”到2015年1月21日,中国官方从来就不去提这一极其重要机构的名称,直到当天新华社在报道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全国政法会议上的讲话时,才首次提到“香港工委和澳门工委负责同志,全军政法委员会委员、武警部队政法委书记”参加会议,而提到的参加“香港工委的负责同志”,就是“香港工委保安部”的负责人,他在新华社稿中的排名,甚至排在全军政法委员会委员、武警部队政法委书记前,而全军政法委员会委员、武警部队政法委书记已是少将甚至中将军衔。
信息中心获得的证据显示,“香港工委保安部”经常参加中国国家安全部组织的在香港的专案行动,这些人在香港对“敌对势力”进行监控甚至采取行动。
2017年中共19大召开前官方公布党代表名单共2287人,19大代表共分40个选举单位,其它选举单位公布了代表当选人,但香港工委没有公布。
中共每次的党代会,港澳代表过去都隶属广东代表团,直至中共18大才首次单独成为选举单位。中共18大时,中组部发言人表示,十八大代表选举由於实施“一国两制”,香港工委不公开运作,香港党代表有多少人,如何产生,无可奉告,而至2017年中共19大,香港工委的党代表名单,仍然没有公布。
2020年4月19日 PM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