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及全世界80个国家法庭今後将出现数百件起诉习近平隐瞒疫情索赔案件,习近平1月20日才首次提到武汉肺炎就是铁证。习近平今後已无可能去美国,如到美国随时可能收到数百件美国法院的告票。10月9日凌晨5点我想旁听梁天琦上诉案,我经历了1989年“六四”後铭心刻骨的一幕

因为武汉肺炎而起诉中国及习近平的法庭案件会急速增加,而估计在美国就会有数百宗,任何一个因武汉肺炎离世美国人的亲属,都可以去法庭起诉习近平,起诉中国政府,起诉中国共产党,起诉湖北省委,湖北省政府,武汉市委,武汉市政府,武汉病毒研究所等等,未来全世界估计至少有80个国家会起诉。
如果要香港的5岁小朋友去理解为什麽今後全世界可能有至少有80个国家,可能会有数百甚至数千控告中国及习近平的案件,这个比方可能最简单:就是武汉这个大厦起火了,临近的许多大厦都有易燃物资,武汉大厦起火的火星飞到了其它大厦,令越来越多大厦起火,这些大厦飞散的火星令更多大厦起火,许多人死亡,大厦的财产被烧毁,而武汉大厦的起火的原因,有人说是纵火,也有人说是小童玩火而失火。
而其它100%的大厦都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大火首先是从武汉大厦开始,所以那些财产被烧毁,有亲属死亡的大厦人士,想起诉武汉大厦。他们在说,武汉大厦起火,火星开始飞散一个多月後1月20日,武汉大厦的最高管理者习近平才第一次说,武汉大厦有起火,但火势正在受控,我们的权威机构“大厦联合管理处”,也就是世卫组织已告知了你们大厦,飞散的火星没有可能令其它大厦大火。
高院下周叁就梁天琦暴动罪刑期上诉颁判决,我不知道会有什麽结果,但我想叙述2019年10月9日凌晨我看到的那一幕。
2019年10月9日凌晨5点,离开审的9点半钟仍有4个半钟头,但香港的高等法院前就已排起了数百人的队伍,他们想获得参加法院高等旁听的旁听证,这令我这1989年“六四”的学生领袖,见证了1989年後,令我铭心刻骨的一幕。
10月9日凌晨5点我已坐的士到达香港的高等法院,想旁听梁天琦上诉案。我原来以为我是到达比较早的人士,因为离开审的9点半钟仍有4个半钟头,但我一步一步走到排队的队尾後,我见证了1989年後,令我铭心刻骨的一幕,旁听证有近四百张,但我仍然没有拿到。
新闻报道当然不可能去报道这黎明时数百人排队拿旁听证的情景,而由於顾忌,也没有人去影像,所以这些事,也只能刻在自己的记忆中。
审完後,梁天琦囚车离开时,我一个人拖住一个有英国旗的溜冰箱在梁天琦囚车前慢慢走了6分钟,惩角人员叁次叫我离开马路,我让全场的上千人可以多了6分钟为梁天琦致敬。
我要同时在国际,中国,香港叁条战线作战,我写的有关中国的新闻,几乎每天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引用,尤其是全世界华人常去的网站,但在叁条战线中,我最想做的事,也最自豪的事,就是同“手足”在最前线抗争。
2020年4月23日 PM 1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