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发起全球200名政界人士联署有重大意义,今後会有数万名知名人士联署谴责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形成全球大联盟。我去年8月直接加入G7极其重要的“中英联合声明”的“战斗”并取得那极其重大的胜利。彭定康在1996年曾问过我拒绝安排去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的事,而他当时估计的中共会撕毁“一国两制”被说中

全球接近200名政界人士联署,批评北京的做法,当中包括美国17名国会议员。联署由前港督彭定康及英国前外相聂韦敬发起及组织。联署的声明形容,草案是对香港的高度自治、 法治及基本自由的全面打击,亦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
我在去年8月20日报道G7的七国可能会发表关於“中英联合声明”的联合声明後,习近平开始极其紧张,其後几天一场不被外界所知的极其剧烈的外交战在交战,中国那几天,将阻止声明发表作为极其重要的外交任务,但以失败告终。而我也直接加入“战斗”,最後取得了那极其重大的胜利。G7的声明将香港作为一个专款,7国极其清楚地表明了,中英联合声明”今天仍然有效,且对香港重要。G7声明意义极其重大的原因是“不可逆”。七国以後永久都会坚持“中英联合声明”仍然有效,且对香港重要。七国是新闻自由的民主国家,有了这G7声明,以後任何记者,议员都可以去问他们的国家领导人关於“中英联合声明”的问题。
我记得在1996年港英政府安排我去美国,加拿大,或去法国後再去德国,我可自由选择去哪,但我选择留在香港。我作了最後决定後,港督彭定康传了一个信息给我,告知1997年7月1日後我不一定可以成为永久居民,也要冒被移交到中国内地去的风险。
其实在1996年当时我不相信香港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我今天如果去“铜锣湾排队等巴士”的,我也可能被围捕。今天5月24日接近中午我在写这新闻稿时,铜锣湾,中联办附近已有许多警察,今天又可能是数百年轻人被捕的日子。但面对现实,我绝对没有後悔留在香港,我也极其自豪我可以同“手足”一起战斗。
2020年5月24日 AM 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