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媒体报道香港“64”比去年30周年都多,而旺角警察拘捕人画面搭配以前的解放军坦克镇压极有震撼力。新闻有极强时效性,如果信息中心晚10个小时去报道“李旺阳事件”的,李旺阳之死可能会被忽视。“商业电台”2012年6月6日中午12点引用我发出的“民运人士李旺阳今早在湖南医院内死亡”的新闻当然是“李旺阳事件”之开幕

国际媒体报道香港“64”比去年30周年都多,而旺角警察拘捕人画面搭配以前的解放军坦克镇压极有震撼力。新闻有极强时效性,如果信息中心晚10个小时去报道“李旺阳事件”的,李旺阳之死可能会被忽视。“商业电台”2012年6月6日中午12点引用我发出的“民运人士李旺阳今早在湖南医院内死亡”的新闻当然是“李旺阳事件”之开幕
我今天上午在看国际媒体对“64”的报道,今天国际媒体报道香港“64”比去年30周年都多,不但媒体数量多,篇幅也多,这算是昨天“64”纪念成功之处。而旺角警察拘捕人画面搭配以前的解放军坦克北京镇压一同播出後极有震撼力。以前的30年的“64”,香港有的画面就是在维园点燃烛光,但昨天的香港,上百警察在旺角镇压民众,这是31年来的首次,也是国际媒体重视的原因。
“李旺阳事件”,信息中心的报道起了极其关键的作用,因为新闻有极强的时效性,如果信息中心晚10个小时去报道“李旺阳事件”的,李旺阳之死可能会被忽视。“商业电台”2012年6月6日中午12点引用民运信息中心发出的“民运人士李旺阳今早在湖南医院内死亡”的新闻当然是“李旺阳事件”之开幕。
2012年6月6日早晨我知道了李旺阳的事情之後,我打电话给他的妹夫,在确认事件之後,我叫他尽快将照片传出,在悲痛之馀,我写完了新闻稿并发出。
香港的政治记者,编辑6月4日前後多数比较忙,通常忙到夜晚,下午才上班,而6月6日已是6月4日後的第叁天,“64”新闻效应正在这一天急速消退中,如果我推迟了10个小时到夜晚或第二天报道的,很可能李旺阳的死已不成为重要的新闻了。
但幸运的是,“商业电台”在6月6日中午12点引用民运信息中心的消息而发出了“民运人士李旺阳今早在湖南医院内死亡”的新闻,由於是“今早”,且由於电子传媒之间的竞争性,李旺阳事件开始被高度关注,後来数千人上街,“李旺阳事件”成为了一个着名的历史事件。
=================“商业电台”2012年6月6日的报道:==================
民运人士李旺阳今早在湖南医院内死亡
06.06.2012 12:00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报道,内地失明民运人士李旺阳,今早突然在湖南邵阳市一间医院内死亡。报道指,62岁的李旺阳,八九六四事件时是玻璃厂工人,因反革命组织罪被判入狱十叁年,零一年再因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判监十年,去年五月出狱时双目失明,他上星期六接受本港一间电视台访问时,仍然表示坚持平反六四,但今早就被发现在医院内死亡,他的朋友表示,怀疑李旺阳是被折磨至死,再被伪装成自杀。
===================================================================
2020年6月5日 PM 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