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今後可以“合法”调查“侵蚀香港自治”的相关人士可能有数万,而数十万人会明哲保身,制裁作用会逐渐增强。这3个方面人数极不同(1)实际被制裁的人(2)可以被制裁的人(3)实际或可以被制裁人的相关人士,包括亲属,朋友,生意夥伴等等。而最大的威慑力就是美国可以合法调查亲属,朋友,生意夥伴等

我记得某年7月4日美国国庆,香港总领事馆举办酒会,酒会有很多人,我转身时差点撞到李嘉诚撒酒到他身上,我忙说Sorry,他也笑,而我环顾四周後,发现香港最富有的人,几乎都来了酒会,我看到一些人如TVB的邵逸夫,甚至到了要人搀扶的程度,但仍然亲自来到了美国国庆酒会。而从酒会就可以看到,香港最富有的人,都极其重视美国。
美国制裁香港官员,其最大的威慑力当然不是那少数被实际制裁的人,而是令香港数万人可以被调查,数十万人会明哲保身,他们可能会同“有一定程度可以被制裁的官员”疏离。
美国制裁香港官员,今後的作用会逐渐增强。这需从3个方面去看(1)实际被制裁的官员(2)有一定程度可以被制裁的官员(3)实际或有一定程度可以被制裁的官员他们的相关人士,包括亲属,朋友,生意夥伴等等,而最大的威慑力就是美国机构可以合法调查亲属,朋友,生意夥伴等。
信息中心获知,美国制裁“侵蚀香港自治的内地及香港官员”,制裁名单不但包括特首,保安局长,律政司长,警务处高官,连在内地“任职各级政协委员,并侵蚀香港自治”的香港人,都可以被列入美国制裁的“侵蚀香港自治的内地及香港官员”名单。
而“任职各级政协委员,并侵蚀香港自治”以後可以再被加辣,可以设定追溯期,变成“曾经或现在任职各级政协委员,并侵蚀香港自治”,也就是说,香港的人如果曾经任职各级政协委员的,都可以被制裁。而以後更可以加辣,不仅是政协委员,连曾经担任内地官方机构顾问等等,都可以列入实际制裁名单。
实际被制裁的官员可能不会太多,但“有一定程度可以被制裁的官员”已可以有极多,而“有一定程度可以被制裁的官员的相关人士”,则可能是数万甚至数十万。
美国机构可以合法地调查的亲属就已经包括他们的配偶,父母,子女或兄弟姊妹,而朋友,生意夥伴的范围则更是极其广阔,而最大的威慑力就是美国机构可以“合法”地调查这范围极其广阔的“涉及”“侵蚀香港自治的内地及香港官员”的极多人。
“合法”地调查极其重要,因为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这种调查不会公开细节,但相关机构会受到由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组成的小组监察。
2020年6月8日 AM 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