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将发表国安法的联合声明是极其重大胜利。2005年安倍任内阁官房长官时,我就在日本的财经杂志有专栏发表中国政治的文章,听说安倍也是读者之一。我有一名朋友现担任安倍的“总管”,他任香港要职时,参加了2003年7月1日反对23条游行其後很感动。我去年8月直接加入并取得极其重大的G7战斗,为这次声明奠定了基础

日本首相安倍晋叁在国会说,准备主导7大工业国就中方制订港区国安法,发表一份有关香港一国两制的声明,指7国集团的任务是引导国际兴论,日本政府在上月28日全国人大通过制订港区国安法决定後,曾表达深切关注,日本外交部为此还专门召见了北京驻日大使孔铉佑,传达“深表忧虑”的立场,并表示将密切关注香港的未来局势。
我记得2005年安倍任内阁官房长官时,我就在日本的财经杂志有专栏,每月一次发表约3000字的关於中国政治等文章,当时听说安倍也是读者之一。我有一名朋友现在担任安倍的“总管”,他任职日本香港总领事馆要职时,参加了2003年7月1日50万人反对23条立法游行,其後这名“中国通”很感动。
以我的了解,这名朋友目前应该是安倍身边最了解香港情况的人士之一,故安倍晋叁拟主导7国集团发表涉港声明,其声明应该会有比较丰富的内容。但其实无论声明说什麽,G7发表港区国安法的联合声明,其本身就是一个极其重大的胜利。
日本在G7上这样做,其实同我去年8月直接加入G7的那极其重要的“中英联合声明”的“战斗”并取得那极其重大的胜利有极大关系,那次G7的联合声明奠定了这次将发表港区国安法联合声明的基础。
我在去年8月20日报道G7的七国可能会发表关於“中英联合声明”的联合声明後,习近平开始极其紧张,其後几天一场不被外界所知的极其剧烈的外交战在交战,中国那几天,将阻止声明发表作为极其重要的外交任务,但以失败告终。而我也直接加入“战斗”,最後取得了那极其重大的胜利。G7的声明将香港作为一个专款,7国极其清楚地表明了,“中英联合声明”今天仍然有效,且对香港重要。
去年8月的联合声明对於这次将发表联合声明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因为其“不可逆”。七国是新闻自由的民主国家,去年有了这关於香港G7的声明,而今年G7期间香港发生了港区国安法这极其重大又直接违反去年G7声明的事情,如果G7不发表关於港区国安法联合声明的,绝对会有极多本国议员会质疑,许多参加G7记者也会追问。
2020年6月10日 PM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