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香港官员後,至少有45个国家可能会将这些香港官员也列入限制入境名单。比利时曾在2018年将一名中国国安部人员诱捕再引渡去美国受审,这名处长有香港身份证。美国制裁最大的威慑力,在於那些“可以被制裁的香港人”,其亲属,朋友,生意夥伴都可以被调查,有任何犯罪的都可以在全球80个国家被捕再送去美国受审

美国制裁“侵蚀香港自治的内地及香港官员”,制裁名单不但包括特首,保安局长,律政司长,警务处高官,连在内地“任职各级政协委员,并侵蚀香港自治”的香港人,都可以被列入美国制裁的“侵蚀香港自治的内地及香港官员”名单,当然香港建制派的那些着名人物,很可能也会陆续被制裁。
美国制裁那些香港官员或香港建制派的那些着名人物後,至少有45个国家可能会将这些被制裁的人列入限制入境名单,这些人去这些国家旅行时,都可能被拒绝入境。
美国制裁香港官员或香港建制派,其最大的威慑力当然不是那少数被实际制裁的人,而是令香港数万人可以被调查,数十万人会明哲保身,他们可能会同“可以被制裁的官员”疏离。“实际被制裁的人士”,“可以被制裁的人士”这两者数量会差数百倍,而“可以被制裁的人士”同“可以被制裁的人士的亲属,朋友,生意夥伴等等”,数量又会差数百倍,香港可能会有数十万人牵扯其中而有可能被“合法”调查。
美国相关机构今後可以“合法”地调查了,这极其重要,因为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这种调查不会公开细节,但相关机构会受到由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组成的小组监察。
被调查人士的资料,很可能会被同美国密切的国家分享到,这些人在加拿大,欧洲,澳洲等地的户口,资产,股票等等会受到严密监视。
调查就一定会揭出许多人见不得光的事情,香港前高官何志平坐牢已证明许多事。
2018年4月,比利时诱捕了江苏省国安厅的副处长徐延军,并在2018年10月将他引渡至美国受审,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引渡。
因“港区国安法”会导致牵扯香港官员或香港建制派的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可能被调查,可能被监视资金转移,何志平这样的事就可能经常曝出。而香港官员或建制派,甚至他们的亲属,一旦涉及违反美国法律的事情的,在许多国家如比利时,加拿大等可能被捕,再送去美国受审。
所以说,美国可以“合法”地调查後,这个“黑洞”已为香港极多人打开。
2020年6月16日 AM 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