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表示,任何对香港实施的国家安全新法例,都必须完全依从保护公民和政治自由的国际条约。“港版国安法”令到香港已同中国40年来一样,将面临极多的“侵犯人权”的指责,今後香港判刑的,专员会直接指责香港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全世界有接近100个国家对国安法持否定态度

香港需定期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报告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今後将成为一个极其重要的武器攻向“港版国安法”,今後香港有人“颠覆罪”判刑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会直接指责香港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将导致数十个主要国家纷纷发表声明指责香港“侵犯人权”。而最近将发生的事,就是各国会以“港版国安法”造成的极大人权侵犯而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而抵制2021年8月18日-29日在成都举行第3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不久後就会开始,而抵制成都大运会只是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的演习,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才是主题。成都举行第3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当局正花180亿人民币在基建中,而没有办成当然绝对不是钱这个问题,是一个极大的外交战的失败。
我39年前就因这国安法同内容的罪名坐牢。我记得在1999年时,梁国雄叫我写一本关於“中国民主党”的书,全世界许多同他一样熟悉中国的人,都将我视为中国问题专家,我当然也是全世界报道中国“颠覆罪”最多的“人权专家”或“媒体工作者”。
信息中心当然也是关於中国“颠覆罪”的独家及原始材料最多的地方,那些堆积如山的第一手材料,包括许多判决书,家属的信,“颠覆罪”坐牢的人在牢中写的手稿,如今可以有了用场。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发出的信号已极其明确,“港区国安法”的核心就是镇压政治犯,镇压异见人士,香港今後这种镇压政治犯,同中国这39年来的镇压异见人士完全一样。
39年来,我不仅看到了国际社会包括各国政府持续不断地谴责中国镇压异见人士,侵犯人权,我自己也亲自写过上千封信给各国的领导人,请求他们在同中国领导人见面时,释放那些政治犯,我也收到过许多国家领导人包括一些总统,总理本人或身边人给我的回应及承诺,我当然也不仅是给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写过信,也有许多其它的接触,而每一任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对我及民运信息中心也非常熟悉。
中国这39年来,从魏京生开始,再到稍後1981年的王希哲,徐文立,秦永敏,再到1989年後的王丹,王军涛,陈子明,再到1999年的徐文立,王有才,秦永敏,再到後来的刘晓波及众多维权律师,这些政治犯引来的全世界关注,香港人极其清楚。
2020年6月20日 AM 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