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治法案”最大的威慑力就是美国机构可以合法调查制裁目标所“牵扯”到的一切。“实际被制裁的企业”,“可以被制裁的企业”这两者数量会差数百倍,而“可以被制裁的企业”同“可以被制裁的企业的董事,重要人员,与之有关其它企业等等”,数量又会差数百倍,而制裁银行,更可能有极多意想不到的事发生

我记得某年7月4日美国国庆,香港总领事馆举办酒会,酒会有很多人,我转身时差点撞到李嘉诚撒酒到他身上,我忙说Sorry,他也笑,而我环顾四周後,发现香港最富有的人,几乎都来了酒会,我看到一些人如TVB的邵逸夫,甚至到了要人搀扶的程度,但仍然亲自来到了美国国庆酒会。而从酒会就可以看到,香港最富有的人,都极其重视美国。
“香港自治法案”是制裁的“黑洞”,首先,它制裁不需是香港官员,任何香港建制派的人,“损害”香港自治的都可以被制裁。当然有极多的证据香港的建制派在“损害”香港的自治,这些人都可以被制裁,连在报章联名发表支持国安法的商人,今後也可能被列入限制入境美国名单。
“香港自治法案”最大的威慑力就是美国机构可以合法调查制裁目标所“牵扯”到的一切。“实际被制裁的企业”,“可以被制裁的企业”这两者数量会差数百倍,而“可以被制裁的企业”同“可以被制裁的企业的董事,重要人员,与之有关其它企业等等”,数量又会差数百倍,而制裁银行,更可能有极多意想不到的事。
中国的国安法不但不会达到构想的目的,反而会令香港及全世界华人更加团结,反抗的意志更加坚决,而中国将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面临到极大国际危机,北京冬奥会被抵制,中国同至少85个抵制国家会交恶。欧盟起诉到国际法庭,中国同欧盟20多国家敌化。联合国可能派特使来香港,联合国人权专员会经常谴责,中国同联合国关系会恶化。今後任何中国领导人外访,都会遇到抗议,外国领导人及议员会提出释放香港政治犯。而“香港自治法案”这个制裁的“黑洞”,更加会令极多意想不到的极其重要事情发生。
2020年6月28日 AM 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