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魏京生被逮捕时,少年的我已开始写文章推进人权民主,1981年首次坐牢。1995年同王丹通电话,2分钟後他被带走其後颠覆罪判11年,这触动我留港。“颠覆罪”最大特点就是“权力大於法律”,95年同王丹签呼吁书的有“中国原子弹之父”王淦昌但被捕的只有王丹。信息中心是历届联合国人权专员眼中最着名的人权组织

1979年3月27日魏京生被逮捕时,少年的我已开始写文章推进中国人权民主,1981年我首次因推进中国的人权民主坐牢。41年来,我对“颠覆罪”的前身“反革命”及之後改名的“颠覆罪”有极深的了解,而香港人因“港区国安法”对“颠覆罪”非常关心,我今後将分析一些典型的“颠覆罪”案例去令香港人对“颠覆罪”有更深的认识。从1979年3月27日魏京生被逮捕到现在的2020年7月,中国的领导人一直知道用“颠覆罪”去镇压异见人士在国际上会遇到许多麻烦,尤其是各国的议员,他们经常给予各国领导人压力去要求关注中国的政治犯,所以,“颠覆罪”成为了中国领导人手中的面团,法律严或不严的尺度,完全由中国领导人控制。1995年5月21日,我有事要问王丹,王丹挂断电话後被3名公安带走,其後王丹“颠覆罪”被判刑11年。王丹判刑,起因是1995年5月15日,北京着名异议人士许良英教授发起的一个“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吁实现国内宽容”之45人签名呼吁书,王丹是45人签名人之一,这呼吁书是王丹被“颠覆罪”判刑11年的主因之一。呼吁书主题之一就是呼吁中国政府以重新评价六四问题为突破口来实现社会和解,推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同中国的民主。45人签名,为什麽只拘捕了王丹,连发起人许良英也没有被拘捕?这就是“颠覆罪”的最基本特点,由中国领导人去决定拘捕什麽人,甚至决定判多少年刑期。为什麽中国领导人不敢拘捕其它的人?这是因为许多人的背景。45人中光有正教授职称的人就达30人,其中有“中国原子弹之父”王淦昌及中国科学院院士,前中国核物理学会理事长胡济民,北大着名教授周辅成,着名翻译家楼适夷等。
王丹判刑11年是触动我留在香港主因之一,因为王丹是为“平反六四”而坐牢,而我又是六四的学生领袖。我硕士学位是电脑,我在1995年是香港那数十名最顶尖的了解互联网WWW的人之一,而当时购买的域名其後涨价数万倍,这也是信息中心曾经有一段资金很充裕的原因,信息中心从来就不稀罕那些什麽“基金会”及境外援助。我在1995年是想走发展互联网这条路的,我年幼时智商很高,5岁同成年人下象棋常嬴。记忆力也很好,5岁已认识的字多过大部分当时15岁的人,我至今仍记得我在5岁45天的那天,在街上看到的一幅横幅上的8个字。这些是我读书好的原因,从1987年至2020年,中国有报道可查的全国数千万大学生中,唯一有我,用2年学完4年本科课程,获得学士学位後提前去读硕士学位。除了是唯一,我全部科目平均成绩90分在系中第2高,读硕士後也是很快学完必修课,去外语系读德语,俄语,日语课程,最後通过了英语,德语,俄语,日语课程考试拿到了学分。我想,如果不是王丹“颠覆罪”判刑的,我可能是互联网的顶尖人才之一,也可能非常富有。
2000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夫人访问香港半日,虽然只有半日,但罗宾逊邀请了卢四清见面,其後罗宾逊去北京同当时国家主席江泽民见面。在罗宾逊及至今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眼中,我运作的这“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是全世界最着名的香港人权组织,故保护香港人权是信息中心未来最重要的职责。
2020年7月3日 AM 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