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罗宾逊访问香港半日,她邀请卢四清见面,我重复7次要她同江泽民会面时,用先读“秦”,再读“永敏”不同英文习惯地说出“秦永敏”,这能令江印象深刻。秦如果不是在2018年再次被武汉“颠覆罪”判刑13年的,武汉肺炎在12月22日就可通过武汉的他及香港的我而调查,尽早防控就可以无这大灾难

世卫更新对武汉肺炎早期被发现的资料,表示首批在武汉出现的病例,是由世卫在中国的办事处通报,而非中国当局。更新提到,世卫在中国的办事处在武汉卫健委网站上,找到一份声明,并在去年12月31日通知区域联络点,指当地出现“病毒性肺炎”病例。世卫其後分别在今年1月1日和2日,两度向中国当局询问更多有关病例的信息,中方在1月3日提交。
我12月22日就开始调查武汉肺炎,如果武汉肺炎在12月22日就可通过武汉的秦永敏及香港的我而调查,通过信息中心的报道而令国际媒体引用後,中国就会在隐瞒不了的情况下尽早防控,这就可以没有全球的这大灾难。
1998年秦永敏在武汉建立“中国人权观察”後,我利用了香港的电信公司推出的一个全新的方法去解决了当时国内打国际长途非常困难的问题,秦永敏打一个武汉本地的号码,再输入一组密码就可直接接通我在香港的传真机,由香港付费,这样极其方便,武汉发生任何事情,连武汉城管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上打人,我都可以收到传真。
所以武汉只要有一个秦永敏这样的人存在的,这场武汉肺炎会完完全全不同,信息中心可委托秦永敏,而秦永敏可委派数十名武汉人做调查,秦永敏可以在当天就可找到数十名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人,信息中心在国际报道後,中国不得不在12月22日就有极严格的防控,这样就可避免这场全球大灾难,我同秦永敏可以改写全世界的历史,以我及2名专家的估计,12月22日被感染的人最多只有数千,如果当时防控,97%的可能会没有全球的这大灾难。
2000年2月29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访问香港半日,她邀请卢四清见面,我重复7次要她同江泽民会面时,用先读“秦”,再读“永敏”这样不同英文习惯地说出“秦永敏”,会令江泽民印象更深刻。
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在1998年12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判刑13,12,11年,中国当局指他们“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叁共和,重塑宪政民主,保障人权自由”的政治纲领是“颠覆国家政权”。3人在1998年11月30日被从家中带走,1998年12月21日就被北京,武汉,杭州的法院判刑,这种火箭式速度的法律程序,极其清楚地证实了“颠覆国家政权”这种罪名,绝对是中国领导人手中的面团。
罗宾逊後来真的按照的的读法去同江泽民说了,徐文立2002年被流放去美国,王有才2004年被流放去美国,但秦永敏2010年11月坐牢到刑期12年的最後一天。
下月秦永敏就67岁了,他1981年出版刊物“反革命”罪判刑8年,1993年参加“和平宪章”活动再劳教两年,1998年判刑12年,2015年1月再被拘捕,2018年7月,被武汉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他已坐牢27年,要2029年才能出狱。
2020年7月5日 AM 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