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名政治局常委也可能成为“香港自治法”的首批被制裁者,他可能有亲属同银行关系密切。工商,建行,中银,农银都有被禁进入美国金融体系风险。银行会尴尬,他们将政治局常委或全国政协副主席剔出银行後,他们要向美国报告已剔出资料去证实银行已同这些高官无关。中国国安人员秘密户口可能会成为银行极大隐忧

涉及新疆政治局委员已被制裁,香港目前比新疆重要极多,而涉及到“港区国安法”有许多重要高官,故如果某名政治局常委及全国政协副主席在首批制裁者名单中,这根本不会出奇。而估计从9月的G7会议开始,围绕“港区国安法”,国际主流国家同中国的激烈交锋,会开始进入高潮。
“香港自治法”成为法律後,今後什麽事都可能发生,许多事也可能发生在香港,中国国安人员秘密户口可能会成为银行极大隐忧。
其实对於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来说,都将面临被禁止进入美国金融体系的风险,且“香港自治法”是全新的法律,银行从来未面对过,无论银行自己评论做得怎样好,但如果美国抓住一个把柄的,整个银行都会被处罚,而且这处罚有不可逆性。
“港区国安法”导致出来的“香港自治法”已令许多银行的重要人物要加夜班,他们要研究自己的客户名单,并就不同的情况订出计划。
今後香港一些银行会很尴尬,记者会在银行的所有记者会上问到一些人如香港国安公署人员,驻港解放军,以及今後可能来的数百武警在银行有没有户口,银行当然会以私隐为理由不答,但“香港自治法”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会突然升级,因为要制裁的“官员”完全由美国定义,国安公署人员,武警警官,解放军军官全部都是官员。
是否“削弱香港联汇制度”,至今天早晨仍未有定论,如果出台的,对香港有极大影响,就算不是这次出台,这也是悬在香港头上的一把剑,在中美关系再恶化後,剑就会落下。
“香港自治法”今後一定会对中美关系产生极大及不可逆的影响,近日美国在南海的强硬显示美国绝对敢同解放军有伤亡冲突,而“香港自治法”在制裁了政治局常委後,最高可以制裁什麽人?这当然没有限制,中国的任何人都可以被制裁。
2020年7月14日 AM 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