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在王丹,魏京生等面前提到习近平是“已经诚信破产的威权主义思想真正信奉者”同可能造假普京香港言论也有关。1979年魏京生被捕後2年,少年的我也首次坐牢,2001年在香港美国总领事的家中,我同美国前总统卡特的长时间辩论观点同蓬佩奥演讲内容异曲同工

蓬佩奥在加州的尼克逊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说,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邀请了王丹及魏京生等出席,蓬佩奥呼吁受压迫、受监控但害怕发声的14亿中国人,同国际社会联手一起改变中国政府。蓬佩奥谴责习近平是“已经诚信破产的威权主义思想真正信奉者”。1979年3月27日魏京生被逮捕时,少年的我已开始写文章推进中国的人权民主,1981年首次为人权民主坐牢。1995年5月同王丹通电话,2分钟後他被公安带走其後“颠覆罪”判刑,王丹坐牢触动我留在香港,所以看这新闻时,我有很多的感触。2001年美国前总统卡特访问中国在香港停留一天,在美国总领事的家中,笔者同这名“村委选举”最重要的外国推动者当面进行了很久的激辩,我的观点同蓬佩奥演讲内容异曲同工。在辩论中,卡特说,1979年邓小平同他说,中国目前不能有大选,最主要原因是人民贫穷,人民尤其是农民文化水平低,中国达到小康水平後一定会有“大选”。而我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也提出了许多建议,如美国应坚定支持全球海外华人建立联盟,充分利用互联网,利用海外媒体去促进中国的新闻自由等等。
近日“Xi交中心”自创人万分焦急同特朗普通话但仍被拒绝中。普京与特朗普今天通电话,克宫表示,两人讨论到战略稳定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问题,特向普表示,期望能够避免中,俄和美之间展开昂贵的军备竞赛。普与特的通话,重点是“中,俄,美”的“战略武器”问题,避免中、俄和美之间展开昂贵的军备竞赛,这同美国要俄罗斯劝中国加入“中,俄,美”核武谈判有关,中国一直不愿意加入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核武谈判,而美国则要求中国加入,让中国的核武同俄美一样可以透明及受到监察。普京与特朗普的通话,没有提到中国不被邀请加入G7的事。之前有报道说,俄罗斯要中国也加入扩大的G7,俄罗斯才会重新加入G7,但这次通话没有提到,显示情况有改变。其实7月8日普京同习近平的通话,也没有提到这极其重要的事。当然,克宫的新闻稿没有提到,普京与特朗普通话是哪一方主动,而普京同习近平的通话,克里姆林宫新闻处特别强调,普京同习近平通话,是“在中方的倡议下进行”,反过来说,如果不是中方主动或强烈要求那次通话的,普京并不想进行那次通话。
普京与特朗普通话,特朗普团队一些下属应该同普京的一些下属有过比较多的接触,而如蓬佩奥或他助手,一定会去问普京的下属一个非常重要的疑问,就是普京同习近平的通话,究竟普京有没有直接说到“香港”?7月8日普京同习近平的通话後,中央电视台说普京支持香港的港区国安法,但至今中国没有公布任何视频甚至音频证据,证实普京说出了“香港”这个词,而普京同习近平通话後,克里姆林宫新闻处的俄文及英文新闻稿,没有出现“香港”这个词,新闻稿只是笼统地提到,两国领导人表示,在维护国家主权,反对外部干涉,捍卫国际法准则问题上继续坚定相互支持。
而所有俄罗斯媒体包括俄罗斯国家通讯社对习近平同普京通话的俄文报道,都没有出现“香港”这个词,所以习近平同普京通话是否提到“香港”,很可能是中国媒体的一面说辞,蓬佩奥或他助手这样聪明的一些人,肯定留意到了俄罗斯及中国对通话在“香港”上的绝对不同,而蓬佩奥或者已经证实普京没有直接提到“香港”,而他指习近平是“已经诚信破产的威权主义思想真正信奉者”,可能也包括这件连普京的原话也要去曲解的事情。
2020年7月24日 AM 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