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可能西行,昨天途经长沙。2013年11月习去湖南我的母校“中南大学”,他秘书将我所有可以找到的资料都拍摄带走。习看到的只是我2年学完4年学士课程平均成绩90分,免试读硕士後通过英,德,日,俄考试,担任过校学生会主席等等。“学习能力”同军事能力有极大关系,而习面临极多军事的“硬骨头”,但其能力低下

习近平2013年11月访问过长沙,这次再访问长沙。习近平可能会西行,只是途经长沙。习近平昨天去看了1920年毛泽东经常在那里的岳麓书院。
2013年11月4日,习近平去长沙,他没有首先去访问长沙最重要的“国防科技大学”,反而是去到我的母校“中南大学”。後来我获知,习近平秘书将我在大学所有可以找得到的资料,都拍摄带走。习近平这样惧怕我这样一个“小人物”,真是令人可笑。
习近平後来肯定已看过我2年学完4年学士课程平均成绩90分,免试读硕士後通过英,德,日,俄考试,担任过校学生会主席,校研究生会主席等等,当然也会看到“64”时我担任“湖南省高自联”主席,从1989年4月22日至我一年後被开除学籍的详细情况。
“学习能力”其实同军事指挥者能力有极大关系,而习目前面临极多军事的“硬骨头”,但其能力低下不得不左右为难。
习近平智商低下,记忆力差,他连一些解放军中将的名字也记不住。而习目前面临极多军事的“硬骨头”,但其能力低下不得不左右为难,而习近平同解放军军头们的斗争这些年来没有停过,他今年初仍在说要清除某某的“流毒”。许多原本是职业军人要处理的“硬骨头”,解放军将军们都推给了习近平亲自去做决定,同10年前比,“中央军委”的作用已极大地削弱。而习近平的“军改”,在中印战争及南海战争的考验下,已暴露出极多的问题。
对於海外的多数记者尤其是香港记者来说,去调查报道中国的军事新闻会觉得很困难,但“军事新闻”也绝对是极其重要的“中国新闻”。
我12岁开始就阅读一些战争统计内部资料,军事理论书。当时“四人帮”倒台後,我从一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那,借到了他收藏的许多军事理论及战争统计内部资料。我当时记忆力极好,智商也很高,这些书对培养我的军事兴趣产生了很大作用。後来1981年我是解放军现役军人时,我同某人合写的一篇军事战术文章在“解放军报”上发表,当时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我记得当时在一个只可以看,不可以用笔抄写的资料室,我阅读了大量机密的军事刊物,现在我都记得一些阅读过的内容。所以对军事的分析我比绝大部分海外记者要好,信息中心成立已有27年,这27年来中国许多的军机坠落都是我最先报道,都是独家资料。
2020年9月18日 PM 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