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9日会宣布诺贝尔和平奖,香港某年轻人可能获奖。我对“和平奖”很熟悉,因为我从1999年至2010年曾5次被提名该奖,2003年我极接近拿到该奖。当年50万人上街反对23条立法成为焦点,而我是最吻合“在中国的领土上做抗争”,“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同6.4有关”,“在世界有比较大知名度”,“可以去领奖”

各国的国会议员,许多大学教授都可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而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现任和前任成员,也可以提名。许多人被提名後,因为敏感,去提名他们的人并没有对媒体公布,所以今年极有可能会有香港年轻人已是候选人。
10月9日会宣布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香港某年轻人可能获奖。据我获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今年已根本不在乎中国的态度,他们会拒绝中国的施压。
我从1999年至2010年曾有5次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在2003年我非常接近拿到该奖。当年香港50万人上街反对“23条”立法成为全世界焦点,而我是最吻合“在中国的领土上做抗争”,“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同6.4有关”,“在世界有比较大知名度”,“可以去领奖”等等这些条件。
当时诺贝尔委员非常想颁奖给一个中国人,而我是香港人,是“在中国的领土上做抗争”,我是世界着名关注中国人权组织的创办人,符合“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我是“64”学生领袖,也是当时全世界媒体经常报道的“中国民主党”运动的核心人物,关於“中国民主党”的新闻,99%都出自这个“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而2003年我非常接近获奖的关键原因,当然是香港50万人上街反对“23条”立法成为全世界焦点。
当年中国知道我很可能得奖後非常紧张,曾多方面去施压,最後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同我擦身而过,授予给了伊朗妇女希林·伊巴迪,以表彰她为“民主和人权”的贡献,当然,我没有得奖最大的“贡献者”是中国政府。
所以我相信,在“港区国安法”再次成为国家焦点,在1年多来接近万名香港年轻人被拘捕,有许多香港年轻人正被判刑之际,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一定会用他们的智慧,去支持“联合国人权宣言”,去支持“国际人权公约”,用诺贝尔和平奖这个极大力量,去阻止香港的人权状况极速恶化。
刘晓波2010年10月8日下午5点获得到和平奖,当天下午5时我在信息中心网上(就是这www.hkhkhk.com)放上了一段给晓波的祝贺信,我这封短信後来被一些报纸原文转载:
“晓波,我们终於有了这一天,下午5点时兴奋得流泪。信息中心同我也多次被提名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2003年香港50万人示威後信息中心同这个奖那麽接近但最後同和平奖擦身而过,今天你终於帮我们拿下了这个对中国的政治有最大冲击的奖。今天上午同刘霞讲电话我们一直在笑,我记得1996年10月8日早晨打给她问你返到家未,刘霞说3分钟前你被带走被判劳教3年,当时我也在流泪,但那是悲愤的泪。之後我几次在电视中看到刘霞吸烟,每次打电话给她问你劳教所的事我总要劝她不要再食烟,但直到你出来她才戒了烟。中国的史册一定会载入2010年10月8日这一天的!我信佛,我相信善良真正去做实事的人一定会得到回报的!卢四清 ”
2020年9月25日 AM 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