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这样的极左派,会令拜登团队极度警觉香港状况会再恶化,故在香港问题上会寸步不让,特朗普未来数周也会加辣制裁。佩洛西当年极力投入支持64,中共对“支联会”动手的,对香港的制裁可能多数十倍。习近平的讲话,都是将“爱党”放在“爱国”前,习的这种弱智令香港小学生也可质疑“爱党”同“爱国”的关系

田飞龙这样的极左派,反而令香港的民主出现了更多的希望,网络消息指,近日特朗普对中国的制裁会决定,拜登团队最重要“中国专家”会讨论对华包括香港政策,英国对中国及香港的制裁也会决定。
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田飞龙这极左派的言论,当然会令拜登团队中的最重要“中国专家”激怒,他们会极度警觉香港的人权状况会更加恶化,故会在香港人权问题上极强硬及寸步不让,所以,许多极强硬的具体措施及政策会被决定下来。从这个意义上讲,田飞龙这样的极左派,反而令香港的民主出现了更多的希望,它促使拜登团队会在香港人权问题上更强硬,同时会团结国际上其它国家,尽全力去阻止香港人权的更加恶化。
田飞龙的言论,香港电台英文新闻也有报道,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助手们,应该会将这新闻给佩洛西看,同时抄送给美国民主党那些关心香港及中国人权问题的议员。那些议员肯定会很愤怒,也会对香港的人权状况可能会更加恶化极度警觉,“新官上任叁把火”,这些议员及助手会开始做一些极其重要事情。
我获得过1998年美国加州“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第14届杰出民主人士奖,佩洛西是该基金会第7届获奖人,比我早6年获奖。佩洛西有极多没有被媒体报道的支持8964的故事,中共对“支联会”动手的,拜登政府对香港的制裁可能比特朗普多数十倍。
张晓明说,自由、人权等核心价值之前,应当加上“爱国”一词。习近平2017年後的讲话,都是将“爱党”放在“爱国”前,要习近平来说张晓明的这句话,就会是“自由、人权等核心价值之前,应当加上“爱党”“爱国”一词。”
2017年7月30日,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习近平首创了中共党旗排列先於中国国旗,後来证实,党旗在国旗前3米,这引来极多人批评。而2017年朱日和阅兵後,本来已少有的“保卫国家”的标语,逐渐从解放军军营中完全消失,代替的是“听党指挥”。上月底中央电视台首次播出了中印最前线班公湖北岸F4阵地的画面,从电视画面看到,F4阵地上百名解放军挥舞的,是党旗而不是国旗。在中印最前线阵地,习近平仍要上百名解放军挥舞党旗而不是国旗,这尽显习近平的弱智,而习近平的这种将党放在国家前的极度弱智,也令海外极多所谓“爱国”的人在说“爱国”时陷入极度尴尬,因为香港小学生也可以去问:“可以爱国而不爱党吗?”“爱国同爱党在香港是否可以分离?“在中国内地爱党同爱国不可以分离,为什麽在香港可以分离?”
2020年11月18日 PM 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