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政府可能很快就会被本国议员及欧洲神根区国家质问,是否可能有执行“港区国安法”任务的中国公安进入神根区。中国及香港为“港区国安法”工作的人士进入美国很可能会被拘捕,在“五眼联盟”其它4国也可能,在欧洲神根区的比利时等国也可能,中国国安部官员徐延军就是在比利时被拘捕再引渡去美国

今年7月15日,叶刘淑仪在记者会提到了一件极少有人知的事情,就是美国可“对将来执行国安法的官员进行逮捕、拘留、囚禁”。当时可能有人会想,为什麽中国及香港为“港区国安法”工作的人士去到美国会被拘捕?
因为根据“港区国安法”,并不是香港人在香港做一些事才可被拘捕判刑,美国公民在美国本土做一些事,也可被拘捕被判刑,所以如果中国,香港为“港区国安法”工作的人士进入美国的,美国可以怀疑他们是想在美国收集违反“港区国安法”美国公民的信息,这当然会危害到这些美国公民的安全,故美国会拘捕他们。
美国极大的可能会拘捕,而“五眼联盟”其它4国加拿大,英国,澳洲,新西兰,因为同样的理由,也越来越可能同美国一样拘捕中国,香港的为“港区国安法”工作的人士。
瑞士曝出了被指过去5年容许中国公安人员进出瑞士和欧洲神根区的新闻,这将会同“港区国安法”联系在一起,逐渐成为重要新闻。不仅是瑞士的本国议员,连欧洲神根区许多国家的政府官员或议员,都会去质问瑞士,究竟有多少中国公安人员去到他们的国家?其中是否有执行“港区国安法”任务的中国公安人员?而可能逼问瑞士最紧的,就会是捷克及葡萄牙的议员,因为欧洲神根区这两个国家仍没有暂停同香港的引渡协议,在香港对捷克及葡萄牙提出引渡在两国的违反“港区国安法”人士的要求後,捷克及葡萄牙要遵守引渡协议。而瑞士被指容许中国公安人员自由进入瑞士从而自由进入欧洲神根区,负有收集“港区国安法”证据的中国公安人员,当然可能因此在7月1日後进入捷克及葡萄牙,所以捷克及葡萄牙的议员,其它欧洲神根区国家的政府官员或议员,一定会向瑞士查问,而瑞士不得不向其它国家交出中国公安名单,欧洲神根区国家的相关机构,也会调查这些中国公安在他们国家的出入情况及活动。
比利时在2018年4月拘捕了中国国家安全部官员徐延军并将他引渡到美国去受审,徐延军并没有去过美国,只是在中国国内做过违反美国法律的事情。从徐延军案可以看出,欧洲神根区同美国有引渡协议的国家,当然可以在他们国家拘捕中国,香港的为“港区国安法”工作的人士再引渡去美国受审。
2020年12月10日 PM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