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被禁参加北京冬奥令冬奥雪上加霜,失去俄罗斯的那些12岁就能做4周跳的少女,冬奥会更艰难。我朋友的女儿也可能拿到冬奥会花式溜冰金牌,目前她同纪平梨花的分数差不多,她“母亲”曾同一个有特异功能的宗师有过不平凡的关系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就世界反禁药组织对俄罗斯建议实施的禁赛期作出裁决,将俄罗斯不得以国家名义参加国际赛事的年期由四年减为两年,意味明年东京奥运,以及2022年的北京冬奥及卡塔尔世界杯都不会出现俄罗斯国旗及国歌。
虽然俄罗斯运动员可以用个人身份参加,但北京冬奥会少了俄罗斯这个冬奥会最强国,北京冬奥会肯定是雪上加霜。冬奥会最大的看点是花式溜冰,而北京冬奥可能包揽女子单人金银铜牌的可能是俄罗斯的アレクサンドラ・トゥルソワ或アンナ・シェルバコワ这些12岁就能做4周跳的少女。我有一个朋友的女儿也可能拿到冬奥会花式溜冰金牌,目前她同日本最好的女子花式溜冰选手纪平梨花的分数差不多。上周同他父亲通话时,我还问了关於四周跳的进展。她出生前我同她父亲去过香港红一个庙,去年有香港警察在红扫荡时催泪弹差些射进那庙中,我後来急出门去站在庙前去守护那庙。这位花式滑冰奇才,她“母亲”曾同一个有特异功能的宗师有过不平凡的关系。有这样一个将来会成为全世界数亿人喜爱的女儿,当然是这名“母亲”的福气。
“五眼联盟”可能在明年7月1日当天宣布抵制明年8月18日开幕的成都“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拉开抵制2022年2月北京冬奥会的帷幕。
中国原计划将成都第31届世界大学生办成最多参加国家数及最多参加运动员的一届(2003年南韩大邱大运会有174个国家参赛,为参赛国家最多的一次。2015南韩光州大运会有12885名运动员参赛,为参赛选手最多的一次),但目前习近平及四川政府已陷入极度尴尬中。按照惯例,国家主席必须主持开幕礼,光是习近平主持开幕礼这一项,中国就不得不为确保运动会可以进行而展开一场极其浩大的外交战。除了国家抵制,几个月後全世界大学生的个人抵制也很可能会出现,一些美欧的人权机构,或者是全世界那些着名的大学生团体,会以香港如此多大学生被捕作为理由,号召运动员抵制。而大学生运动员的抵制会有滚雪球效应,数名着名运动员挺身抵制的,很快就会有数百人抵制。
离中共7月1日100岁尚有半年,但中国政法系统已在布置安保了,可能习近平也非常清楚,明年国际国内都可能发生许多极其重要的事情。
2020年12月18日 AM 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