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军衔制改变”正引发极大不满,目前军队谣言四起,习不能控制PLA急剧恶化。空军司令员丁来杭2003年少将,2013中将,2019年才升上将,而前天习晋升的4名上将,有2人2018年仍是少将。习“军改”最主要是想控制军队,但越改越乱。习7年前下令要修改的军衔法仍有22处错误,这是对“依法治国”习近平的极大讽刺

习近平在2019年12月发出了“关於先行调整军级以上军官军衔晋升有关政策的通知”,想令2013年就想启动的“军衔制改变”开始进行。2019年12月习近平将2020年定为“军衔制改变”关键年,然而一场突然来到的“武汉肺炎”令习近平在“军衔制改变”上骑上了虎背,在中美军事冲突加剧,中印极其紧张的夹击下,习近平想爬下虎背,但目前解放军上上下下都谣言四起,习近平在2021年不能控制解放军将急剧恶化。
习近平2013年开始推出的所谓“军改”,最核心的目的主要是想控制他不能控制的军队,而他最重要的想法,就是借“军改”令刘源成为军委常务副主席掌握“军纪委”,再以反贪名义来控制将领。到时在军队中,想查谁就查谁,以反贪的名义来撤换一大批将领,再彻底变更“军衔法”,将极多中层军官“破格”提升。
但习近平失败了,後来“军纪委”反而成为了一个极弱势的机构,而中共19大後,连“中纪委”都不受习近平控制,习近平对解放军将领们想进行的整肃越来越无力,他越来越不能控制军队。
2020年习近平晋升了5名上将,今年7月29日火箭军政委徐忠波被晋升上将,这成为解放军几十年来极为罕见的单人晋升上将仪式。2020年12月18日,习近平晋升了4名上将,4人是军委後勤保障部政委郭普校,西部战区司令员张旭东,战略支援部队政委李伟,武警部队司令员王春宁。
郭普校2018年6月仍是空军少将,2018年7月晋升为空军中将,才两年就被晋升为空军上将。而张旭东2018年6月仍是陆军少将,2018年7月晋升为陆军中将,才两年就被晋升为陆军上将。郭普校也是今年才担任“军委後勤保障部政委”这一“正大军区”职位。
解放军为了避免攀比,在2000年後实行一套不成文的规定,晋升上将,原则上是以“担任正大军区职满2年,同时晋升中将军衔满4年”为基本条件。而习近平12月18日晋升张旭东,郭普校,完全改变了晋升上将的基本条件。
解放军空军司令员丁来杭会没有怨恨吗?看来很难。丁来杭2003年晋升少将,2013升中将,2019年才升上将,由空军少将到空军上将花了16年,而郭普校由空军少将升到空军上将只用了2年,丁来杭可能同极多解放军将军们,包括那些退休了的解放军将军们,都会在骂习近平,你晋升的标准是什麽?
习近平2013年就想修改的解放军军衔法,至今7年仍未能修改,中国法律中涉及解放军的这最重要之法律,“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至今都无法修改。任何人今天去到中国国防部的官方网站,都可看到“军衔条例”上的极其严重的22处错误。2017年後,“解放军总参谋长”,“总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各总部”、“大军区”早已不存在,但22处严重错误仍未修正,而法律是绝对不容许一个字的错误,只有习近平的管制下才会出现这种极大笑话,这也是对习近平高叫“依法治国”的极大讽刺。
2020年12月20日 PM 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