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报道的中共控网只是冰山一角。信息中心获知内地有500万名信息员,舆情员,网评员,军人,武警家属有过100万人。有“突发事件”的,“跟帖留言区”第一页中那些“小骂大帮忙”帖子,多数都是网评员的帖。钟南山获澳门授大莲花勋章,1966年加入中共的他可能会为“遵守党纪”而隐瞒“疫情负面信息”

“纽时”报道的中共控网活动,只是许多普通人或他们家属也可以接触到的“公开秘密”,毕竟那些内容有数十万人可以接触到,而“云润”等公司的活动,根本就不是什麽秘密,“云润”的软件,目前正在同官方的“舆情分析系统”软件发生冲突。
信息中心获知,内地有500万名信息员,舆情员,网评员,而军人,武警家属有过100万人,在一些大城市如杭州,3名年轻国家工作人员中,就有1人靠这些“水军”网评去增加收入。
浙江义乌法院近日将两个人以“非法经营罪”判刑2年及3年,他们是专业的“删除网络负面信息”人士。他们本来是500万人中一员,但後来想扩大收入,就做起了这生意。而他们依托的最重要力量,仍是这500万人中的部分“网评员”,靠他们去“维权投诉”,更靠他们将那些“负面信息”淡化,让这些“水军”制造极其大量的“正面评价”,去掩没那些“负面信息”,而他们同“纽时”提到的不同就是,一个是为中国政府做事,而这两人则是为自己的钱包做事。
“突发事件”爆发之後,“跟帖留言区”第一页中那些对中共“小骂大帮忙”的帖子,多数都是网评员的帖子,今天湖南一个“网评员培训班”,就专门提到了这个重点。
钟南山获澳门授大莲花勋章,他1966年就加入了中共,他可能会为“遵守党纪”而隐瞒“疫情负面信息”。
在疫情最开始的时候,钟南山这样的“党员专家”,绝对会比中国那些“非党员专家”更早获得极其重要的信息,而中国许多媒体的高层都有钟南山家中电话或手机号码,他们绝对会去问钟南山去套料,再结合到自己媒体采访的材料,会尝试去做报道。但後来除了引用新华社的报道,没有什麽一家媒体作出独家报道,而在全世界1月7日首先作出“人传人”独家报道,令全世界几亿人看到的,反而是香港“民运信息中心”这样一个小机构。
“纽时”的报道有一定的深度,但“纽时”没有道出国内资深媒体人的内心冲突。去年12月我有在深夜致电70多个城市的卫生防疫中心,看他们的主要负责人是否在24小时值班,国内那些资深媒体人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当证实到各地卫生防疫中心24小时值班这点後,他们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肯定会去找钟南山这样的专家去问情况。
我去年12月22日已开始调查,如果武汉秦永敏没有“颠覆罪”坐牢的,秦永敏可委派数十名武汉人做调查,我12月22日就可知道华南海鲜详细情况甚至可拿到华南海鲜监视镜头视频,我12月22日就可令国际媒体报道令国际重视,而12月24日中国就开始防控的,就可能避免这全球大灾难。
2020年12月20日 PM 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