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一副书记坠亡,2016年至2020年这5年,有超过1万名官员自杀身亡,中国官员自杀惨烈程度已超过“文革”。习近平想修改“全国人大组织法”的人大代表“限制人身自由”条款但上月失败

信息中心获知,山东济宁市任城区委副书记胡钦,1月6日晚从济宁市汇翠园小区坠楼,济宁市公安局声称死者系高空坠落身亡,排除刑事案件。
胡钦最近一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是在2020年12月29日。据“任城发布”消息,当天他出席了“运河讲坛”暨“用优秀传统文化建设核心价值”专题报告会,还出席了任城区“慈心一日捐”活动捐赠仪式并捐款。
中国没有如香港一样的死因法庭,官方说一个人死因是什麽,其它人很难去调查。
不久前,信息中心证实,内蒙古包头市副市长王美斌12月12日自杀时,正在被内蒙古纪委调查。一名曾在王美斌身边工作的人士对信息中心证实王美斌跳楼时,正在被“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调查,该名人士表示,内蒙古纪委是调查王美斌2019年以前的事情,故他作为王美斌2019年任副市长後的身边工作人员,并没有受到牵连。
消息人士对信息中心表示,中国官员自杀人数2016年至今仍维持极高,2016年有接近2000人自杀,2017年,2018年及2019年都多於2000人,而2020年创下新高,有3000官员自杀,故2016年至2020年这5年,有超过1万名官员自杀身亡,中国官员自杀惨烈程度已超过“文革”。
中国官员的自杀经常带出中国一个极其严重的违法不被追究问题,因为许多自杀官员是各级人大代表,根据“全国人大组织法”,“限制人身自由”需要同级人大常委批准,但可能99%的人大代表被“限制人身自由”时,并没有得到同级人大常委的批准。中国国内媒体经常有这样的新闻,某官员前一天仍在工作,第二天已被纪委人员带走,但去查他们的简历时常可看到,他们是现任各级县级以上的人大代表。这些报道正在旁证这样一件事,就是中国经常极其严重地违反“全国人大组织法”。中国有2854个县级行政区,一个县级行政区,县级人大代表可有450名。中国有332个地级行政区,一个地级行政区,人大代表可有650名,故目前全国县级以上人大代表,合计有100多万人。而“全国人大组织法”第32条这条法律经常被违犯,这令中国的法律体系越来越被全世界质疑。
如2016年以来“自杀”的解放军将军中,有两人是现任全国人大代表,分别是2017年11月23日自杀的上将张阳,张阳是中央军委委员,军委政治工作部首任主任。另一人是2016年8月5日自杀的解放军第42集团军政委,少将陈杰,两人都没有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批准而被“限制人身自由”。
习近平想修改“全国人大组织法”的人大代表“限制人身自由”条款但上月失败。2020年12月22日,“全国人大组织法”组织法修正草案提请13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审议,“限制人身自由”条款没有被提出修订。
2021年1月7日 PM 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