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今後最重要制订香港对策的依据就是“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的报告,前天CECC的报告明确提出要对“破坏香港自由与自治的任何个人与实体采取制裁”,所以很可能今後拜登制裁的新闻会更多。CECC在建立之初的2002年已同侯任国务卿布林肯有密切交往

我记得18年前同侯任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打过交道,当时布林肯任“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参谋长。“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在2000年成立,2002年是委员会极其重要的一年,委员会要制订具体的对中国人权问题处理的政策,涉及许多细节。当时“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同CECC打交道很多,尤其是两个机构的工作人员,如助理,秘书等,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处理有许多交流,协商,所以布林肯对中国人权问题2002年已开始熟悉,对CECC的熟悉也是那时开始。
布林肯的美国国务院,今後最重要制订香港对策的依据就是CECC的报告,而前天CECC的报告明确提出应对“破坏香港自由与自治的任何个人与实体采取制裁”,而在香港53名民主派“颠覆国家政权”被捕後,布林肯在美国时间凌晨3点发表声明谴责,要求释放,及说会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所以今後谭耀宗这样的新闻会不断,很多香港建制派可能面临在香港无法银行开户,要用现金来领薪水,终生不能去西方国家旅游,亲属终生在许多国家会被监视。
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民主党籍众议员麦高文(Jim McGovern)是“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的主席,分别代表美国参议院及众议院。委员会有23名成员,9人是参议员,另外9人是众议院议员,由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组成。
拜登当选当然对习近平个人极其不利,拜登2020年在美国民主党大会上称习近平为“流氓”,所以拜登今後绝对不会在任何场合称习为朋友。拜登也称金正恩为“流氓”,而从近日北韩的阅兵,拜登会看到北韩越来越大的威胁,故这会在今後4年进一步强化拜登视习近平为“流氓”,习近平,金正恩两人“流氓”的慨念会越来越多互相渗透。
拜登说,北韩不削减核武的,他不会同金正恩见面,所以北韩问题,今年可能会成为极度恶化拜登同习近平关系的关键因素之一。“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今年9月到期,要求修改或终止,须在期满前半年内向对方提出,也就是今年3月前决定。
2021年1月16日 PM 15:30